首頁 > 詩人 > 宋朝詩人 > 柳永

柳永簡介

柳永 柳永,(约987年—约1053年)北宋著名词人,婉約派代表人物。汉族,崇安(今福建武夷山)人,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排行第七,又称柳七。宋仁宗朝进士,官至屯田员外郎,故世称柳屯田。他自称“奉旨填詞柳三变”,以毕生精力作词,并以“白衣卿相”自诩。其词多描画城市风光和歌妓生活,尤善于抒写羁观光役之情,创作慢词独多。铺叙描画,景象畅通领悟,说话通俗,乐律谐婉,在那时传播极其遍及,人称“凡是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婉約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对宋词的成长有重大年夜影响,代表作 《雨霖铃》《八声甘州》。 ...〔? 柳永的詩文(290篇)柳永的名句(46條)

轶事典故

奉旨填詞
  史載,柳永作新樂府,爲時人傳誦;仁宗洞曉乐律,早年亦頗好其詞。但柳永好作豔詞,仁宗即位後寄望儒雅,對此頗爲不滿。及進士放榜時,仁宗就援引柳永詞“忍把坏话,換了淺斟低唱”(《鶴沖天·黃金榜上》)說:“既然想要‘淺斟低唱’,何必在乎虛名”,遂决心劃去柳永之名。

  宋人嚴有翼亦載有此事,說有人向仁宗推薦柳永,仁宗回複“且去填詞”,並說自此後柳永不得志,遂出入娼館酒樓,自號“奉聖旨填詞柳三變”。

眠花宿柳
  柳永生在一個典型的奉儒守官之家,自小深受儒家思想的系統訓練,養成功名用世之志,但是,他一旦出入“秦樓楚館”,接觸到“競賭新聲”,浪漫而放蕩不羁的脾气便顯露出來,是以,青樓成了他常去之處。科舉落第後,柳永沈溺煙花巷陌,都会的繁華、歌伎的多情,使柳永仿佛找到了真实的自由生活。

  在宋朝,歌伎以歌舞表演爲生,其表演结果的好壞,直接關系到她們的生活處境。表演结果取決于演技和所演唱的詞,演技靠個人的勤奮練習,而詞則靠詞人填寫。歌伎爲了使本身的演唱吸引觀衆,经常主動向詞人乞詞,希望不斷獲得詞人的新詞作,使本身成爲新作的演唱者,以給聽衆留下全新的印象,同時也希望通過詞人在詞中對本身的贊賞來提升名氣。柳永落第後,頻繁地與歌伎交往,教坊樂工和歌伎填詞,供她們在酒坊歌樓裏演唱,经常會获得她們的經濟資助,柳永也是以可以流連于坊曲,不至于有太多的衣食之虞。歌伎是柳永詞的演唱者和首要歌詠對象,存世柳詞中触及歌伎感情方面的約150首,歌伎激發了柳永的創作熱情,滿足了他的感情寻求,促进了他的創作風格,也奠定了他的文學地位。

白衣卿相
  柳永年輕時應試科舉,屢屢落第;即老年底年及第,又轉官高卑潦倒,終官不過屯田員外郎。由于宦途盘曲、生活潦倒,柳永由寻求功名轉而厭倦官場,沈溺于旖旎繁華的都会生活,以畢生精力作詞,並在詞中以“白衣卿相”自诩。概况上看,柳永對功名利祿不無鄙視,但骨着骙還是忘不了功名,希望走上一條通達于宦途的道路。柳永是矛盾的,他想做一個文人雅士,卻永遠擺脫不掉落對俗世生活和情愛的眷戀和依賴;而醉裏眠花柳的時候,他卻又在時時顾虑本身的功名。但是,宦途上的不幸,反倒使他的藝術天賦在詞的創作領域获得充分的發揮。

  據傳,柳永晚年窮愁潦倒,死時一貧如洗,無親人祭奠。歌伎念他的才學和癡情,湊錢替其埋葬。每年清明節,又相約赴其墳地祭掃,並沿袭成習,稱之“吊柳七”或“吊柳會”,這種風俗一向持續到宋室南渡。

人物生平

早年經曆
  柳永出身官宦世家,祖父柳崇,世居河東(今山西),曾爲沙縣縣丞,在州郡頗有威望。父親柳宜,出仕南唐,爲監察禦史;南唐滅亡後,柳宜供職北宋,任雷澤縣令,不久,改爲費縣縣令、濮州任城令。柳永即出世于其父任所(984年,費縣)。

  淳化元年(990年),柳宜入汴京上書,授全州通判,柳永隨父到差。

  淳化五年(994年),柳宜以贊善大年夜夫調往揚州,柳永隨往,習作《勸學文》。

  至道三年(997年),柳宜屢遷至國子博士,命其弟攜畫像前去故裏崇安,以慰家母忖量,柳永隨叔歸鄉。

  鹹平元年(998年),柳永居家鄉,遊覽名勝中峰寺,作詩《題中峰寺》。柳永讀到《眉峰碧》,甚愛此詞,將它題寫在牆壁上,反複揣摩。

  鹹平四年(1001年),柳永嘗試爲詞,作《巫山一段雲·六六真遊洞》,歌頌家鄉風景武夷山,有“飄飄淩雲之意”。

流寓江淮
  鹹平五年(1002年),柳永計劃進京參加禮部考試,由錢塘入杭州,因迷戀湖山美好、都会繁華,遂滯留杭州,沈醉于聽歌買笑的浪漫生活当中。鹹平六年(1003年),孫何知杭州,門禁甚嚴,柳永作《望海潮·東南形勝》,前去拜见。此詞一出,即廣爲傳誦,柳永亦是以名噪一時。

  景德元年(1004年)秋,孫何還京太常禮院,柳永做《玉胡蝶·漸覺芳郊明媚》,追憶陪孫何遊樂情事。

  景德年間(1004—1007年),柳永離開杭州,沿汴河到蘇州,作《雙聲子·晚天蕭索》;不久入揚州,作《臨江仙·鳴珂碎撼都門曉》,追憶舊遊,度過了青年時期的一段放浪生活。

科舉之路
  大年夜中祥符元年(1008年),柳永進入京師汴京(今開封)。時北宋承常日久,都城繁華極盛:元宵,天子與平易近同樂;清明,郊外踏青;端五,龍舟競渡;汴京風情,紙迷金醉。柳永淩雲辭賦,將帝都的“承平氣象,形容曲盡”。

  大年夜中祥符二年(1009年),春闱在即,柳永躊躇滿志,自傲“定然魁甲登高第”。及試,真宗有诏,“屬辭浮糜”皆遭到嚴厲譴責,柳永初試落第。憤慨之下作《鶴沖天·黃金榜上》,發泄對科舉的牢騷和不滿,但對中舉出仕並未完全絕望。不久之後,柳永作詞《如魚水·帝裏分散》,對此次應試的晦气,柳永已不再介懷,對試舉仍抱希望。

  大年夜中祥符八年(1015年),柳永第二次參加禮部考試,再度落第。同時,與相好歌女蟲娘關系出現裂缝,柳永作詞《征部樂·雅歡幽會》,抒發掉意兼掉戀的苦悶情緒。

  天禧二年(1018年),長兄柳三複進士及第,柳永第三次落榜。

浪迹天涯
  天聖二年(1024年),柳永第四次落第,憤而離開京師,與恋人(或爲蟲娘)離別,作著名的《雨霖鈴·寒蟬淒切》,由水路南下,填詞爲生,詞名日隆。因流落日久,身心疲憊,柳永作《輪台子·一枕清宵好夢》,追憶“卻返瑤京,重買令媛笑”,感歎“芳年壯歲,離多歡少”。

  天聖七年(1029年),柳永返回京師,汴京繁華依舊,但故人寥落,事过境迁,觸目傷懷,柳永又離開京都,前去西北。

  明道年間(1032—1033年),柳永漫遊渭南,作《八聲甘州·對潇潇暮雨灑江天》;不久,至成都,時田況知益州,錦裏風流、蠶市繁華,柳永作詞以贈。出成都後,柳永又沿長江向東,過湖南、抵鄂州。

釋褐爲官
  景祐元年(1034年),仁宗親政,特開恩科,對曆屆科場沈淪之士的錄取放寬标准,柳永聞訊,即由鄂州趕赴京師。是年春闱,柳永與其兄柳三接同登進士榜,授睦州團練推官,老年底年及第,柳永喜悅不已。

  仲春,柳永由汴京至睦州,途經蘇州,時範仲淹知蘇州,柳永遂前去拜见,並作詞進獻。玄月,睦州知州呂蔚愛慕柳永才華,向朝廷舉薦,因“未有善狀”受阻。

  景祐四年(1037年),柳永調任余杭縣令,撫平易近清淨,深得苍生愛戴。

  寶元二年(1039年),柳永任浙江定海曉峰鹽監,作《煮海歌》,對鹽工的艱苦勞作予以深切描述。柳永爲政有聲,被稱爲“名宦”。

轉官辭世
  慶曆三年(1043年),調任泗州判官。時柳永已爲处所官三任九年,且皆有政績,按宋制理應磨勘改官,竟未成行,柳永“久困選調”,遂有“遊宦成羁旅”之歎。秋,柳永進獻新詞《醉蓬萊·漸亭臯葉下》,因有“太液波翻”等語,分歧聖意,改官投訴無果而終。八月,範仲淹拜參知政事,頒行慶曆新政,重訂官員磨勘之法。柳永平反投訴,改爲著作佐郎,授西京靈台山令。

  慶曆六年(1046年),轉官著作郎。次年,柳永再度遊蘇州,作詞贈蘇州知州滕宗諒。

  皇祐元年(1049年),轉官太常博士。次年,改任屯田員外郎,遂以此致仕,定居潤州。

  皇祐五年(1053年),柳永與世長辭。

評價

  本性風流,才性高深,由于父親柳宜身爲降臣,所以科場掉意,衆紅裙爭相親近;他不屑與達官貴人相往來,只嗜好出入贩子,看遍青樓,寄情風月,醉臥花叢,憐喷鼻惜玉,直把群妓當倩娘……他是最風流卻路途又最盘曲的一代詞壇高手。

  1.屯田(柳永官屯田员外郎,故称)北宋专家,其高浑处不减清真,长调尤能以沉雄之魄,清劲之气,写娟秀之情,做挥绰之声” ——郑文火卓

  2.“掩众制而尽其妙,好之者觉得无以复加” ——胡寅

  3.“凡是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 叶梦得

  4.“露花倒影柳三变,桂子飘喷鼻张久成。” ——李清照

  5.“予不雅柳氏文┞仿,喜其能道嘉佑中承平气象,如不雅杜甫诗,典雅文华,无所不有。是时予方为儿,犹想见其俗,欢声和蔼,弥漫道路之间,动植咸若。令人歌柳词,闻其声,听其词,如丁斯时,令人慨然有感。呜呼,承平气象,柳能一写于乐章,所谓词人盛事之黼藻,其可废耶?” ——黄裳

  6."其词格固不高,而乐律谐婉,语意停当妥当,承平气象,形容曲尽。" ——陈振孙

  7.“渐霜风凄紧,关河萧瑟,残照当楼”三句,“不减唐人高处”。 ——蘇轼

  8.完顔亮讀罷柳永的《望海潮》一詞,稱贊杭州之美:“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有三秋桂子,十裏荷花”,“遂起投鞭渡江、立馬吳山之志”,隔年以六十萬大年夜軍南下攻宋。(羅大年夜經《鶴林玉露》卷一)

  9.宋叶梦得《避暑录话》记录:“柳永为举子时,多游狭邪,善为歌辞。教坊乐工每得新腔,必求永为辞,始行于世,因而声传一时。余仕丹徒,尝见一西夏归朝官云:‘凡是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 并且柳词可分俚、雅两派。

浪淘沙慢·夢覺透窗風一線

宋朝柳永

夢覺透窗風一線,寒燈吹息。那堪酒醒,又聞空階,夜雨頻滴。嗟沿袭、久作天涯客。負佳人、幾許盟言,便忍把、從前歡會,陡頓翻成憂戚。

愁極,再三追思,洞房深處,幾度飲散歌闌,喷鼻暖鴛鴦被。豈暫時分散,費伊心力。殢雲尤雨,有萬般千種,相憐相惜。

鬥百花·煦色光阴亮媚

宋朝柳永

煦色光阴亮媚,輕霭低籠芳樹。水池淺蘸煙蕪,簾幕閑垂飛絮。春困厭厭,抛擲鬥草工夫,萧瑟踏青心緒。終日扃朱戶。

遠恨綿綿,淑景遲遲難度。年少傅粉,依前醉眠何處。深院無人,黃昏乍拆秋千,空鎖滿庭花雨。

鬥百花·煦色光阴亮媚

宋朝柳永

煦色光阴亮媚,輕霭低籠芳樹。水池淺蘸煙蕪,簾幕閑垂飛絮。春困厭厭,抛擲鬥草工夫,萧瑟踏青心緒。終日扃朱戶。

遠恨綿綿,淑景遲遲難度。年少傅粉,依前醉眠何處。深院無人,黃昏乍拆秋千,空鎖滿庭花雨。

禦街行·前時小飲春天井

宋朝柳永

前時小飲春天井。悔放歌乐散。歸來中夜酒醺醺,惹起舊愁無限。雖看墜樓換馬,爭奈不是鴛鴦伴。

昏黄暗想如花面。欲夢還驚斷。和衣擁被不成眠,一枕萬回千轉。唯有畫梁,新來雙燕,徹曙聞長歡。

禦街行·前時小飲春天井

宋朝柳永

前時小飲春天井。悔放歌乐散。歸來中夜酒醺醺,惹起舊愁無限。雖看墜樓換馬,爭奈不是鴛鴦伴。

昏黄暗想如花面。欲夢還驚斷。和衣擁被不成眠,一枕萬回千轉。唯有畫梁,新來雙燕,徹曙聞長歡。

滿朝歡·花隔銅壺

宋朝柳永

花隔銅壺,露晞金掌,都門十二清曉。帝裏風光爛漫,偏愛春杪。煙輕晝永,引莺啭上林,魚遊靈沼。巷陌乍晴,喷鼻塵染惹,垂楊芳草。

因念秦樓彩鳳,楚觀朝雲,往昔曾迷歌笑。別來歲久,偶憶歡盟重到。人面桃花,未知何處,但掩朱扉暗暗。盡日伫立無言,贏得淒涼懷抱。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