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 > 宋朝詩人 > 文天祥

文天祥簡介

文天祥 文天祥(1236.6.6-1283.1.9),字履善,又字宋瑞,自号文山,浮休道人。汉族,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县)人,南宋末大年夜臣,文学家,平易近族英雄。宝祐四年(1256年)进士,官到右丞相兼枢密史。被派往元军的虎帐中构和,被截留。后脱险经高邮嵇庄到泰县塘湾,由南通南归,对峙抗元。祥光元年(1278年)兵败被张弘范俘虏,在狱中对峙斗争三年多,后在柴市安闲殉国。著有《过伶仃洋》、《文山诗集》、《指南录》、《指南后录》、《正气歌》等作品。 ...〔? 文天祥的詩文(27篇)文天祥的名句(15條)

人物生平

初期經曆
  文天祥,初名雲孫,字履善,又字宋瑞,道號文山、浮休道人。選中貢士後,換以天祥爲名,改字履善。边幅堂堂,身材魁偉,皮膚白美如玉,眉清目秀,觀物炯炯有神。在孩提時,看見學宮中所祭奠的鄉师长教师歐陽修、楊邦乂、胡铨的畫像,谥號都爲“忠”,即爲此高興,羨慕不已。說:“若是不成爲此中的一員,就不是真实的男人漢。”他二十歲即考取進士,在集英殿答對論策。當時宋理宗在位已好久,治理政事漸漸怠懈,文天祥以法天不息爲題議論策對,其文┞仿有一萬多字,沒有寫草稿,一氣寫完。宋理宗天子親自選拔他爲第一名。考官王應麟上奏說:“這個試卷以古代的工作作爲借鑒,忠心肝膽好似鐵石,我以爲能获得這樣的人才可喜可賀。”寶佑四年(1256年)中狀元後再改字宋瑞。不久,他父親去世,回家守喪。

  開慶初年(公元1259年),元朝的軍隊侵伐宋朝,寺人董宋臣對皇上說要遷都,沒有人敢議論說這是錯的。文天祥當時入朝录用爲甯海軍節度判官,上書“請求斬殺董宋臣,以統一人心”。因不被采納,就本身請免職回鄉。後來逐漸升官至刑部侍郎。董宋臣又升爲都知,文天祥再次上書逐一列舉他的罪过,也沒有覆信是以出外任瑞州知州,改遷江南西路提刑,升任尚書左司郎官,多次遭台官議論罷職。擔任軍器監並兼任代办代理直學士院。賈似道稱說有病,請求退休,用以要挾皇上,诏令沒應允。文天祥草拟制诰,所寫文字都是諷刺賈似道的。當時草拟聖旨诰命的內制沿襲要报告稿審查,文天祥沒有寫,賈似道不高興,号令台臣張志立奏劾罷免他。文天祥已經幾次被斥責,援引錢若水的例子退休,當時他三十七歲。

  鹹淳九年(公元1273年),起用爲荊湖南路提刑。是以見到了原來的宰相江萬裏。江萬裏平素就對文天祥的志向、氣節感应驚奇,同他談到國事,神采憂傷地說:“我老了,觀察天時人事應當有變化,我看到的人很多,擔任治理國家的責任,不就是在你嗎?望你尽力。”

率軍勤王
  鹹淳十年(公元1274年),文天祥被委任爲贛州(今江西境內)知州。

  祐元年(公元1275年),長江上遊垂危,诏令全国勤王。文天祥捧著诏書流涕抽泣,派陳繼周率領郡裏的英雄好漢,同時聯絡溪峒蠻,派方興召集吉州的兵士,各英雄豪傑群起響應,堆积兵衆萬人。此事報到朝廷,号令他以江南西路提刑安撫使的名義率軍入衛京師。他的伴侣避免他說:“現在元兵分三路南下進攻,攻破京城市郊,進迫內地,你以烏合之衆萬余人赴京入衛,這與驅趕群羊同猛虎相鬥沒有什麽差別。”文天祥答道:“我也知道是這麽回事。可是,國家撫養培养臣平易近苍生三百多年,一旦有求助紧急,征集全国的兵丁,沒有一人一騎入衛京師,我爲此感应深深地遺憾。所以不自量力,而以身殉國,希望全国忠臣義士將會有聽說此事後而奮起的。依托仁義取勝便可以自立,依托人多便可以促进事業成功,若是按此而行,那麽國家就有保障了。”

  文天祥脾气豁達豪放,生平衣食豐厚,聲伎滿堂。到這時,痛心肠本身貶損責罰本身,把家裏的資産全数作爲軍費。每當與賓客、僚屬談到國家時事,就声泪俱下,撫案說道:“以別人的快樂爲快樂的人,也憂慮別人憂慮的工作,以別人的衣食爲衣食來源的人,應爲別人的事而至死不辭。”

  德祐元年(公元1275年)八月,文天祥率兵到臨安,擔任平江府知府。當時因爲丞相陳宜中沒有返回朝廷,所以沒有遭到调派。十月,陳宜中至,因而调派去任職。朝議中剛剛擢升呂師孟爲兵部尚書,封呂文德爲和義郡王,想以此尋求和好。呂師孟加倍傲慢驕橫、猖獗。

苦戰東南
  文天祥辭別天子,上疏說:“朝廷姑息、牽制的意向很多,奮發、果斷處事的例子很少,請求處斬師孟作爲戰事祭奠,用以鼓舞將士們的士氣。”又說:“宋朝接管五代割裂割據的教訓,削除藩鎮,成立郡縣城邑,雖然一時完全肃除尾大年夜不掉落的短处,可是國家是以漸趨减弱。所以到一州就攻破一州,到一縣就攻破一縣,华夏淪陷,懊悔、痛心哪裏還來得及。現在應當劃分全国爲四鎮,設置都督來作爲它的統帥。把廣南西路合並于荊湖南路,在長沙成立治所;把廣南東路合並于江南西路,在隆興成立治所;把福建路合並于江南東路,在番陽成立治所;把淮南西路合並于淮南東路,在揚州成立治所。責令長沙攻取鄂州,隆興攻取蕲州、黃州,番陽攻取江東,揚州攻取兩淮,使他們所轄的地區範圍廣、气力強,足以抵当敵兵。約定日期,一齊奮起,只前進,不後退,夜以繼日,圖謀複地,敵兵兵力衆多,但气力分离,疲于奔命,而我宋朝平易近衆中的英雄豪傑,于此中等候機會攻敵,這樣的話,敵兵就轻易被打退了。”當時朝議以文天祥的議論是疏闊,難以實行,是以,他的上書沒有結果。

  德祐元年(公元1275年)十月,文天祥到平江,元兵已從金陵出發進入常州。文天祥调派他的將帥朱華、尹玉、麻士龍與張全支援常州,行到虞橋,麻士龍戰死,朱華率領廣南軍隊,戰于五牧,被打敗,尹玉也打敗了,爭相渡水,扒張全軍中的渡船,張全的兵士斬斷他們的手指,都淹死了,尹玉率領殘兵五百人夜間發起戰鬥,到第二天凌晨都戰死了。張全不發一箭,逃跑退卻了。元兵攻入常州,占領了獨松關。陳宜中、留夢炎召令文天祥,棄守平江,退守余杭。

出使元營
  德祐二年(公元1276年)正月,文天祥擔任臨安知府。未几久,宋朝降服佩服,陳宜中、張世傑都走了。朝廷繼續录用文天祥爲樞密使。不久,擔任右丞相兼樞密使,作爲青鸟使到元軍中講和談判,與元朝丞相伯顔在臯亭山針鋒相對爭論。伯顔發怒逮捕了他,同左丞相吳堅、右丞相賈余慶、知樞密院事謝堂、簽樞密院事家铉翁、同簽樞密院事劉祒,向北至鎮江。文天祥與他的侍客杜浒等十二人,于夜間逃入真州。苗再成出來迎接他,高興得流著眼淚說:“兩淮的兵士足可以興複宋朝,只是二制置使有些矛盾,不克不及齐心協力。”文天祥問道:“這個計謀是從哪裏來的呢?”苗再成答复說:“現在先約淮西兵趕赴建康,他們必定全力以防禦我們淮西的兵士。指揮東面各將帥,以通州、泰州兵攻打灣頭,以高郵、寶應、淮安兵攻打楊子橋,以揚州兵攻打瓜步,我率領水軍直搗鎮江,同一天大年夜舉出兵。灣頭、楊子橋都是沿長江的脆弱之軍,又昼夜希望我們軍隊攻來,攻打他們,定會很快取勝。一齊從三個标的目标進攻瓜步,我本身率兵從長江水面中以較少的兵士佯攻,雖然有聪明的人也不克不及預料到這一點。瓜步攻下後,以東面的軍隊入攻京口,西面的兵士入攻金陵,威脅浙江的後退之路,那麽元軍的大年夜帥便可以生擒了。”文天祥對此大年夜加贊揚,隨即寫信送兩個制置使,调派使者四面聯絡。

  文天祥沒有到的時候,揚州有逃跑歸來的兵士說:“朝廷奥秘调派一丞相進入真州勸說降服佩服來了。”李庭芝信以爲真,認爲文天祥勸降來了。派苗再成灵敏殺掉落文天祥。苗再成不忍心殺他,欺哄文天祥到相城壘外,把制司的文書給他看,把他關在門外。好久以後,又派兩批人分別去窺測證實天祥是不是是來勸降的,若是是勸降的就殺了他。兩批人分別與天祥談話後,證實其忠義,都不忍心殺他,派兵士二十人沿路護送至揚州,四更鼓響時抵達城下,聽等待開城門的人談,制置司命令防備文天祥很嚴密,文天祥與隨從聽說後彼此吐舌,因而向東入海道,遇元兵,躲入四圍土牆中得以避免禍。但是,因爲饑餓而走不動路,因而向樵夫們討得了一些剩飯殘羹。走至板橋,元兵又來了,衆人跑入竹林中隱伏,元兵進入竹林搜刮,捉住杜浒、金應帶走了。虞候張慶眼睛被射中了一箭,身上兩度挨箭,文天祥兩次都未被發現,得以脫身。杜浒、金應拿出身上的金銀送給元軍,才被放回,雇募二個樵夫擡著坐在籮筐裏的文天祥到高郵,泛海坐船至溫州。

領兵抗元
  文天祥聽說益王未立,因而上表勸請即帝位,以觀文殿學士、侍讀的官職召至福州,拜右丞相。不久與陳宜中等人議論意見不統一。德祐二年(公元1276年)七月,因而以同都督職出任江南西路,准備上任,召集兵士進入汀州。十月,调派參謀趙時賞,咨議趙孟溁率領一支軍隊攻取甯都,參贊吳浚率一支軍隊攻取雩都,劉洙、蕭明哲、陳子敬都從江西起兵來與他會合。鄒洬以招谕副使在甯都召聚兵衆,元兵攻打他們,鄒洬兵敗,同起事率兵的人劉欽、鞠華叔、顔師立、顔起岩都死了。武岡传授羅開禮,起兵收複了永豐縣,不久兵敗被俘,死于獄中。文天祥聽說羅開禮死了,穿起喪服,痛哭不已。

  景炎二年(公元1277年)正月,元兵攻入汀州,文天祥因而遷移漳州,請求入衛朝廷。趙時賞、趙孟溁也率兵歸來,唯獨吳浚的兵士沒有到。不久,吳浚降元,來遊說文天祥。文天祥派人縛起吳浚,把他吊死了。四月,進入梅州,都統王福、錢漢英專橫猖狂,被處斬了。五月,遷出江南西路,進入會昌。六月,進入興國縣。七月,遣參謀張汴、監軍趙時賞、趙孟溁榮等率大年夜軍進逼贛城,鄒洬率領贛州各縣的軍隊攻取永豐,他的副官黎貴達率領吉州各縣的兵士攻取泰和。吉州八縣克複了一半,僅剩贛州沒有攻下。臨洪各郡,都送錢勞軍。潭州趙璠、張虎、張唐、熊桂、劉鬥元、吳希奭、陳子全、王夢應在邵州、永州等地起兵,克複數縣,撫州何時等人起兵響應文天祥。分甯、武甯、建昌三縣豪傑,都派人到軍中接管調遣參戰。

  元軍江南西路宣慰使李恒调派兵士入援贛州,而本身率兵在興國進攻文天祥的據點。文天祥沒有預料到李恒的兵俄然攻至興國,因而率兵撤退,接近永豐的鄒洬。鄒洬的軍隊已在他的前面潰敗,李恒因而窮追文天祥至方石嶺。鞏信堅守拒戰,身中數箭,死了。到達空坑,兵士都被打敗潰散,文天祥的妻妾后代都被捉住。趙時賞坐在轎子中,後面的元兵訊問他是誰,趙時賞說“我姓文”,衆兵以爲是文天祥,生擒了他返回軍營,文天祥是以得以逃脫。

  彭震龍、張汴等死于軍中,缪朝宗本身上吊死了。吳文炳、林棟、劉洙都被捉住帶回隆興。趙時賞怒罵不平服,有的多次被抓來的,经常很快放掉落,說:“小小的簽廳官,抓來有什麽用呢?”是以得以逃脫的人很多。到行刑的時候,劉洙多次辯解,趙時賞呵叱他說:“死了算了,何必這樣呢?”因而林棟、吳文炳、蕭敬夫、蕭焘夫都不克不及免難。

戰敗被俘
  文天祥召集殘兵奔赴循州,駐紮于南嶺。黎貴達暗中陰謀降服佩服,被捉住殺了。景炎三年(公元1278年)三月,文天祥進駐麗江浦。六月,入船澳。益王死了,衛王繼承王位。文天祥上表自責,請求入朝,沒有獲准。八月,加封文天祥少保、信國公。軍中瘟疫又风行,兵士死了幾百人。文天祥唯一的一個兒子和他的母親都死了。十一月,進駐潮陽縣。潮州盜賊陳懿、劉興多次叛附無常,爲潮陽人一大年夜禍害。文天祥趕走了陳懿,捉住劉興,殺了他。十仲春,趕赴南嶺,鄒洬、劉子俊又從江西起兵而來,再次攻伐陳懿的黨羽,陳懿因而暗中勾結張弘範,幫助、引導元軍逼攻潮陽。文天祥正在五坡嶺吃飯,張弘範的軍隊俄然出現,衆兵士隨從措手不及,都埋頭躲在荒草中。文天祥仓猝逃脱,被元軍千戶王惟義捉住。文天祥吞食腦子(即龍腦),沒有死。鄒洬自刎頸項,衆兵士扶著他至南嶺才死。僚屬士卒得以從空坑逃脫的人,至此時劉子俊、陳龍複、蕭明哲、蕭資都死了,杜浒被捉住,憂憤而死。僅有趙孟溁逃脫,張唐、熊桂、吳希奭、陳子全兵敗被生擒,都被處死

  文天祥被押至潮陽,見張弘範時,摆布官員都命他行跪拜之禮,沒有拜,張弘範因而以賓客的禮節接見他,同他一路入厓山,要他寫信招降張世傑。文天祥說:“我不克不及保衛父母,還教別人叛離父母,可以嗎?”因多次強迫索要書信,因而,寫了《過伶仃洋》詩給他們。這首詩的尾句說:“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赤忱照汗青。”張弘範笑著收藏它。厓山戰敗後,元軍中置酒宴犒軍,張弘範說:“丞相的忠心孝義都盡到了,若能改變態度像侍奉宋朝那樣侍奉大年夜元皇上,將不會掉去宰相的位置。”文天祥眼淚撲簌簌地說:“國亡不克不及救,作爲臣子,死有余罪,怎敢懷有贰心敷衍塞责呢?”張弘範感其仁義,派人護送文天祥到京師。

文天祥從容殉國
  文天祥在路上,八天沒有吃飯,沒有死,才又吃飯。到達燕京,館舍侍員周到、陳設奢豪,文天祥沒有入眠,坐待天亮。因而移送兵馬司,令士卒監守他。當時忽必烈多次搜求有才能的南宋官員,王積翁說:“南宋人中沒有誰比得上文天祥的。”因而调派王積翁去傳達聖旨,文天祥說:“國家亡了,我只能一死報國。借使假如因爲寬赦,能以羽士回歸故鄉,改日以世俗以外的身份作爲顧問,還可以。假定立即給以高官,不僅亡國的大年夜夫不成以此求保存,并且把本身生平的全数抱負抛棄,那麽任用我有什麽用呢?”王積翁想與宋官謝昌元等十人一路請釋放文天祥爲羽士,留夢炎分歧意,說:“文天祥放出後,又在江南號召抗元,置我十人于何地?”此事因而作罷。文天祥在燕京共三年,忽必烈知道文天祥始終不平,同宰相議論放了他,遇上有人以文天祥起兵江南西路的事爲借口,結果沒有被釋放。

  至元十九年(公元1282),福建有一和尚說土星冲犯帝坐星,懷疑有變亂。不久,中山有一狂人自稱“宋主”,有兵千人,想救出文天祥。京城也有未签名的書信,說某日火燒蓑城葦,率領兩側翼的兵士作亂,丞相就沒有憂慮了。當時大年夜盜剛剛暗殺了元朝左丞相阿合馬,因而号令裁撤城葦,遷徙瀛國公及宋宗室到開平,元朝廷懷疑信上說的丞相就是文天祥。

  元廷召見文天祥告谕說:“你有什麽願望?”文天祥答复說:“天祥深受宋朝的恩义,身爲宰相,哪能侍奉二姓,願賜我一死就滿足了。”但是忽必烈還不忍心,仓猝揮手要他退去。有的┞穎應該答應文天祥的要求,诏令可以。不一會兒又下诏加以禁止,文天祥已死了。文天祥臨上刑場時特別從容不迫,對獄中吏卒說:“我的事完了。”向南跪拜後被處死。幾天以後,他的老婆歐陽氏清算他的屍體,脸部如活的一樣,終年四十七歲。他的衣服中有贊文┞穎:“孔子說成仁,孟子說取義,只有忠義至盡,仁也就做到了。讀聖賢的書,所學習的是什麽呢?自今以後,可算是問心無愧了。”

沁園春·題潮陽張許二公廟

宋朝文天祥

爲子死孝,爲臣死忠,死又何妨。

自光嶽氣分,士無全節;君臣義缺,誰負剛腸。

酹江月·和友驿中言別

宋朝文天祥

乾坤能大年夜,算蛟龍元不是池中物。風雨牢愁無著處,那更寒蛩四壁。橫槊題詩,登樓作賦,萬事空中雪。江流如此,方來還有英傑。(寒蛩一作:寒蟲)

堪笑一葉漂荡,重來淮水,正涼風新發。鏡裏朱顔都變盡,只有赤忱難滅。去去龍沙,山河回顾,一線青如發。故人應念,杜鵑枝上殘月。

除夜

宋朝文天祥

乾坤空落落,歲月去堂堂;

末路驚風雨,窮邊飽雪霜。

端五即事

宋朝文天祥

五月五日午,贈我一枝艾。故人不成見,新知萬裏外。

赤忱照夙昔,鬓發日已改。我欲從靈均,三湘隔遼海。

指南錄後序

宋朝文天祥

  德祐二年仲春十九日,予除右丞相兼樞密使,都督諸路軍馬。時北兵已迫修門外,戰、守、遷皆不及施。缙紳、大年夜夫、士萃于左丞相府,莫知計所出。會使轍交馳,北邀當國者相見,衆謂予一行爲可以纾禍。國事至此,予不得愛身;意北亦尚可以口舌動也。初,奉使往來,無留北者,予更欲一觇北,歸而求救國之策。因而辭相印不拜,来日诰日,以資政殿學士行。

  初至北營,抗辭慷慨,上下頗驚動,北亦未敢遽輕吾國。不幸呂師孟構惡于前,賈余慶獻谄于後,予皋牢不得還,國事遂不成清算。予自度不得脫,則直前诟虜帥掉信,數呂師孟叔侄爲逆,但欲求死,不複顧短长。北雖貌敬,實則憤怒,二貴酋名曰“館伴”,夜則以兵圍所寓舍,而予不得歸矣。未幾,賈余慶等以祈請使詣北。北驅予並往,而不在使者之目。予分當引決,但是隱忍以行。古人雲:“將以有爲也”。

滿江紅·代王夫人作

宋朝文天祥

試問琵琶,胡沙外怎生風色。最苦是、姚黃一朵,移根仙阙。王母歡闌瓊宴罷,神仙淚滿金盤側。聽行宮、三更雨淋鈴,聲聲歇。

彩雲散,喷鼻塵滅。銅駝恨,那堪說!想男兒慷慨,嚼穿龈血。回顾昭陽辭夕照,傷心銅雀迎秋月。算妾身、不願似天家,金瓯缺。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