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 > 唐朝詩人 > 姚合

姚合簡介

姚合 姚合,陕州硖石人。生卒年均不详,约唐文宗太和中前后活着。以诗名。登元和十一年(公元八一六年)进士第。初授武功主簿,人因称为姚武功。调富平、万年尉。宝历中,(公元八二六年摆布)历监察御史,户部员外郎。出任荆、杭二州刺史。后为给事中,陕、虢不雅察使。与馬戴、费冠卿、殷尧藩、張籍游,李频师事之。诗与賈島齐名,号称“姚、贾”。仕终秘书监。合著有诗集十卷,《新唐书艺文志》及选王維、祖咏等十八人诗,为极玄集一卷,又摭前人诗联,叙其措意,各有体要,撰诗例一卷,(均《唐才子传》)并传于世。 ...〔? 姚合的詩文(397篇)姚合的名句(2條)

人物生平

  姚合晚年編了本唐人詩集,取名爲《極玄集》,選的是王維、祖詠、李端、耿湋、盧綸、司空曙、錢起、郎士元、暢當、韓翃、皇甫曾、李嘉祐、皇甫冉、朱放、嚴維、劉長卿、靈1、法振、皎然、清江、戴叔綸,共計21人,近百首詩,且在自序中說:“此皆詩家射雕手也/合于衆集中更選其極玄者/庶免後來之非”雲雲,既無李/杜/元/白,也無孟/韓/劉/柳,可見在姚合眼裏,“李/杜/元/白/孟/韓/劉/柳”等落選者是不夠“極玄”標准的。

  “玄”这个字,本义为艰深、神妙,源于《老子》“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语。不雅姚合所选人,确也大年夜都持澹泊人生态度;所选诗,说“玄”虽牵强些,但也几无脾性,淡之如水。从这个集子的遴选主张,我们仿佛看见了些许姚合的人生不雅与诗歌不雅, 《唐才子传》评他“皆平平之气”,就诗而言,是有事理的。但在宦途上,事实却很难理解为澹泊,固然说他在作品中几次透露着本身从未经心全意地为官,且满脑筋是閑居山林、耕钓退隐思想,但他又能一向做到从三品的秘书监,恐非偶然。

  姚合與賈島同歲,也生于大年夜曆十四年(779年)。《唐才子傳》說他是玄宗時宰相姚崇的曾孫,這個認定是錯的。清末羅振玉在《李公夫人吳興姚氏墓志跋》中經考證得出,“算”爲元景子,“閈”爲元景孫,“合”爲元景曾孫。可知姚合的曾祖父是姚元景,曆任朝散大年夜夫/行司農寺丞/宗正少卿;其祖父是姚算,曆任鄢陵縣令/汝州司馬;其父是姚閈,曆任相州-臨河縣令/贈太子右庶子。墓志上所記的吳興,就是今天的┞枫江/湖州,也該是姚合的籍貫。

  38歲前,姚合事实落過多少挨次递次,不知道。他曾寫過一首《下第》詩,表述的是本身無顔回鄉見长者鄰裏的羞窘心理----“枉爲鄉裏舉、射鹄藝渾疏、歸路羞人問、春城賃舍居、閉門辭雜客、開箧讀生書、以此投知己、還因勝自余”。元和十一年(816年)他終于及第,恐也得自于時任主考官、後又很快升任爲宰相的李逢吉的┞氛顧。姚合及第後曾給內兄郭冏寫有一詩,此中便有“相府執文柄/念其心專精/薄藝不退辱/特列爲門生”的句子,可看出那時他曾被李逢吉收作過門生,閱卷時給個高分就很自然了。但姚合仿佛沒有料到本身還能中第,乃至于驚訝遠遠要勝于高興,正所謂“事出自非意/喜常少于驚”也。

  進士及第大年夜約兩年後,姚合被授予正九品下階的陝西/武功縣主簿,也就是說,姚合的宦途生涯,是從四十歲才開始的。主簿這個官,乃文職,首要負責記錄本縣平常所發生的大年夜事和縣署各類文書等。我們今天所看到的“縣志”便是由曆代主簿記錄清算後傳下來的,中國的处所史,多虧有這些默默作記錄的主簿,雖是最底層的小官吏,貢獻卻通過日積月累顯現出重大年夜價值。當然,一個縣,大年夜事是不成能天天有的,所以主簿相對還是很閑,有的是時間寫本身的詩、喝本身的酒、養本身的花、種本身的小菜園……也大年夜可以東走走西走走,只要不出縣境。唐朝的州縣官員,若不因公事而去了別的縣,則被視爲“私出界”,即便是刺史、縣令,也要遭到“杖一百”的懲罰。

  姚合從一開始做官,就表現得三心二意,且抱著隱居的態度。在《武功縣中作三十首》的詩裏,他第一首的第一句便現出“縣去帝城遠/爲官與隱齊”的思想;第二首裏則又說“方拙自然性/爲官是事疏……養身成功德/别的更空虛”;第九首則曰“到官無別事/種得滿庭莎”;第十七首則曰“每旬常乞假/隔月探支錢”(連工資都懶得沒月去領了);第二十二首則曰“養生宜縣僻/說品喜官微”。第三首我以爲則是他這組詩的代表,也充分透露了他四十歲時的閑逸人生觀----

  微官如馬足,只是在泥塵。到處貧隨我,終大哥趁人。

  簿書銷眼力,杯酒耗心神。早作歸休計,深居養此身。剛一爲官,就心存退隱,這樣的人也真未几見。所以聞一多师长教师說他是在“小廨署裏…做一種陰黯情調的五言律詩”,不像白居易那樣“在改进社會的大年夜纛下…對社會泣訴著他們那各階層中病態的小悲劇”。但我以爲,這僅僅是詩罢了,姚合真实的人生曆程,與詩卻是分歧的,讓我們來看看他的官運吧!

  在武功县,姚合整整呆了三年,所谓“主印三年坐、山居百事休”,秩满后临时卸了任。在《罢武功县将入城》二诗中,他那无官一身轻的欣喜跃然纸上,不知是说给他人听的还是真不肯意干事,由于没多久,他就又到了魏博节度使幕府中做随军从事。那时的魏博节度使是田弘正,身上的头衔及爵号很多,诸如光禄大年夜夫/检校司徒/中书令/上柱国/沂国公等,从姚合所写的《酬光禄田卿六韵见寄》一诗中可知,他到魏博节度使幕府,是受田弘正之邀。田弘正虽也写诗,但还不克不及算詩人,事实�成果挂着节度使的官衔,主业是领军守土,平定兵变。与一帮甲士为伍日子,姚合在诗中表示的仍然是三心二意----“逐日寻兵籍/经年别醉翁/眼疼长不校/肺病且还无/僮仆惊衣窄/亲情觉语粗/几时得归去/还是作山夫”……田弘正在魏博节度使任上蘸了还没一年的糖堆儿,就换成了一个叫李愬的;李愬也还是不足一年,就又换成了田布,田布还是不足一年,反被手下的牙将史宪诚夺了帅印。而我们的姚詩人呢,朝廷看那边太乱,就把他调到富平县做从九品上阶的县尉去了。不久后,再调他到京城直辖的万年县任从八品下阶的县尉。

  大年夜約在48歲時,姚合被調回長安,任正八品上階的監察禦史。50歲時再升任從七品上階的侍禦史。52歲任從六品上階的戶部員外郎。53歲時則調出京城,任正四品上階的金州刺史。54至55歲再回長安,任從五品上階的刑部朗中與戶部郎中。56歲時則調出京城,赴浙江任從三品的杭州刺史。三年後,三回長安,任正四品下階的右谏議大年夜夫。又一年,兼給事中。又一年,轉正四品的陝虢觀察使。他62歲時所任的最後一個官職則是從三品的秘書監。看他的仕官史,雖開始于四十歲以後,但走得很穩,差未几均匀兩年就升遷一次,且從未遭過貶,這此中必然是有秘訣的。

  查他所結交的五品以上朝廷大年夜員,有崔附馬、李太尉(李德裕)、楊尚書(楊巨源)、鄭尚書(鄭余慶)、裴宰相(裴度)、令狐宰相(令狐楚)、田中書令(田弘正)、白少傅、(白居易)、劉郎中(劉禹錫)、韓祭酒(韓愈)、張司業(張籍)……這些人只是此中的一小部分,也還有更多各个方面的官員,最少在其詩中便可看出與他有往來。當然,從另外一個角度揣測,姚合或許脾氣不錯,也不成心樹敵,更不冒進。《全唐文》載李商隱所寫的《與陶進士書》中曾記錄,當年李商隱任弘農縣尉,获咎了上司孫簡(時任陝虢觀察使),便想辭官一走了之;正巧姚合代替了孫簡,聽說此事後,就立即又把李商隱叫了回來,可見他的厚道(或許也摻雜了對李商隱詩文才華的好感罷)。

  姚合诗,确以五律见长。晚唐时的┞放为在《詩人主客图》里也第一次将“姚/贾”并称,把他与賈島捏在一路,归入“清奇雅正”的诗格中。宋人劉克莊也说姚合的诗,得了杜甫的“清雅”;赵紫芝还将姚/贾两人的诗,合编了一册《二妙集》。而元人辛文房则从姚合的诗中看出“有达人之大年夜不雅”,也不是虚言。我是很喜好姚合诗的,也感觉他与賈島还是有很大年夜分歧,最少他的写作“不用力/不雕镂/无怨气/也不苦”,读了让人松心。是啊,实在谁在人世都有本身的苦处,总挂在嘴边叫人听,也不愉快,所以姚合很大白要本身“找乐”,正所谓“全国谁无病/人世乐是禅”(见姚合《寄沉默上人》诗)。

  他拿寫詩,我以爲多半是當玩兒,在自然中找找感覺,在詞語裏玩玩智巧;做官之余,归正閑著也是閑著,如此心態寫來,當然也就達觀。看五律,我覺得最要緊也最過瘾的,是看“颔/頸”兩聯,姚合寫的很都雅,我鄙人面列幾句,喜歡的人可以用書法寫下來當對聯挂在屋裏,是最好的應用----

  “世上詩難得/林中酒更高”;“家山去城遠/日月在船多”
  “縱馬唯提酒/防身不要兵”;“過來心已悟/未到行彌精”
  “書多筆漸重/睡少枕常新”;“愛山閑臥久/活着此心稀”
  “秋卷多爲好/時名屈更肥”;“山靜雲初白/枝高果漸稀”
  “不眠知夢妄/無號免人呼”;“林下期同去/人間共是勞”
  “海上歸難遂/人間事盡虛”;“看月嫌松密/垂綸愛水深”
  “上山方覺老/過寺暫忘愁”;“逢酒嫌杯淺/尋書怕字稠”
  “詩情生酒裏/苦衷在山邊”;“有地惟栽竹/無家不養鵝”

  姚合卒于秘書監的任上,死後朝廷又追贈他爲禮部尚書。他的弟子詩僧方幹寫了一首《哭姚監》的七律,引于後,算是對其平生的評價吧----寒空此夜落文星,星落文留萬古名。入室幾人成弟子,爲儒是處哭师长教师。家無谏草逢明朝,國有遺篇續正聲。曉向平原陳葬禮,悲風吹雨濕銘旌。

老馬

唐朝姚合

臥來扶不起,唯向主人嘶。

难熬東郊道,秋來雨作泥。

窮邊詞二首

唐朝姚合

將軍作鎮古汧州,水膩山春節氣柔。

清夜滿城絲管散,行人不信是邊頭。

秋夜月中登天壇

唐朝姚合

秋蟾流異彩,齋潔上壇行。天近星斗大年夜,山深世界清。

仙飙石上起,海昼夜中明。何計長來此,閑眠過平生。

莊居野行

唐朝姚合

客行野田間,比屋皆閉戶。借問屋中人,盡去作商賈。

官家不稅商,稅農服作苦。居人盡東西,道路侵壟畝。

閑居

唐朝姚合

不自識疏鄙,終年住在城。

過門無馬迹,滿宅是蟬聲。

春日早朝寄劉起居

唐朝姚合

九衢寒霧斂,雙阙曙光分。彩仗迎春日,喷鼻煙接瑞雪。

珮聲清漏間,天語侍臣聞。莫笑馮唐老,還來谒聖君。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