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 > 宋朝詩人 > 黃庭堅

黃庭堅简介

黃庭堅 黃庭堅(1045.8.9-1105.5.24),字魯直,號山谷道人,晚號涪翁,洪州分甯(今江西省九江市修水縣)人,北宋著名文學家、書法家,爲盛極一時的江西詩派開山之祖,與杜甫、陳師道和陳與義素有“一祖三宗”(黃庭堅爲此中一宗)之稱。與張耒、晁補之、秦觀都遊學于蘇轼門下,合稱爲“蘇門四學士”。生前與蘇轼齊名,世稱“蘇黃”。著有《山谷詞》,且黃庭堅书法亦能独树一格,为“宋四家”之一。 ...〔? 黃庭堅的詩文(2085篇)黃庭堅的名句(41条)

首要成绩

  同他的前辈一样,黃庭堅对西昆体也是狠恶报复打击的。西昆詩人讲究声律、对偶、辞藻,为了在艺术上摆脱西昆詩人的影响,从歐陽修、梅尧臣开端就诡计在立意、用事、琢句、谋篇等方面作些新的摸索。到北宋中叶今后,这百年以上的承平场合排场和新旧党争的风险,即便很多詩人愈来愈离开实际;那时大年夜量册本的发行,封建文化的高涨,又使他们不满足于平常典故的应用,而务求争新出奇(注:歐陽修与梅尧臣书,不对劲那时人作白兔诗“皆以常娥月宫为说”,蘇轼《聚星堂雪》诗“禁体物语”,皆见那时詩人争新出奇的风气,到黃庭堅更变本加厉。)

  如许,他们虽尽力在诗法上向杜甫、韓愈以来的詩人进修,却未能更好地担当杜甫、白居易以来诗家的实际主义精力。他们摆脱了西昆体的情势主义,又走上了新的情势主义道路。这就是从北宋后期逐步构成的江西诗派。这一派詩人实在不都是江西人,只因黃庭堅在这派詩人里影响出格大年夜,所以有此称号。《苕溪渔隐丛话》曾称引黃庭堅的诗说:“随人作计终后人。”又说:“文┞仿最忌随人后。”可见他在文学创作上是有斥隧道路的大志的。但是他的社会接触面较之前辈詩人歐陽修、王安石、蘇轼都远为狭小,持久的书斋生活与离开实际的创作偏向使他只能选择一条在书本常识与写作技能上争胜的创作道路。他说:“詩詞高胜,要从学问中来。”(见《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又说:“老杜作诗,退之作文,无一字无来处;盖后人讀書少,胡谓韩杜自作此语耳。古之能为文┞仿者,真能陶冶万物,虽取前人之陈言入于笔墨,如灵丹一粒,点铁成金也。”(《答洪驹父书》)可以看出他的┞封种偏向。那么如何取前人陈言点铁成金呢?就是按照前人的诗意,加以改变形容,诡计推陈出新。他称这类作法是“改过改过”,是“以俗为雅,以故为新”,是“以陈旧陈腐为奇异”。比如王褒《僮约》以“离离若缘坡之竹”形容那髯奴的胡须。黃庭堅《次韵王炳之惠玉版纸》诗:“王侯须若缘坡竹,哦诗清风起空谷。”进一步用空谷的清风形容王炳之那闻声不见嘴的大年夜胡子,就有了新的意思。又如后人按照李延年《佳人歌》,用“倾城”、“倾国”形容美色,已近俗滥。黃庭堅《次韵刘景文登邺王台见思》诗:“公诗如美色,未嫁已倾城。”意思就深了一层,并且合适于这些文人的雅趣。这些应用书本材料的手法,实际是总结了杜甫、韓愈以来詩人在这方面的经验的。他同一般低能文人的慕拟、抄袭分歧的地方,是在材料的选择上避免熟滥,喜好在佛经、语录、小说等杂书里找一些荒僻的典故,稀见的字面。在材料的应用上力求改变出奇,避免不求甚解。为了同西昆詩人创新,他还成心造拗句,押险韵,作硬语,连历来詩人讲究声律谐协和词彩鲜明等有成效的艺术手法也丢弃了。象下面这首诗是比较能表示他这一方面的特点的。

  我詩如曹郐,淺陋不成邦;公如大年夜國楚,吞五湖三江。赤壁風月笛,玉堂雲霧窗;句法提一概,堅城受我降。枯松倒澗壑,波濤所舂撞;萬牛挽不前,公乃獨力扛。諸人方嗤點,渠非晁張雙;袒懷相識察,床下拜老龐。小兒未可知,客或許敦龐;誠堪婿阿巽,買紅纏酒缸。——《子瞻詩句妙一世,乃雲效庭堅體,次韻道之》

  这是他答和蘇轼的一首诗。开首四句说他的诗没有蘇轼那样阔大年夜的气象。中间十二句写蘇轼对他的欣赏,同时表示他的傲兀脾气,象倒在涧壑里的枯松,波涛推不动,万牛挽不前的。结四句说他儿子或可以同蘇轼的孙女阿巽相配,弦外之音即说他的诗不克不及同蘇轼相比。这正是后来江西派詩人说的“打猛诨入,打猛诨出”,用一种滑稽取笑的态度暗示他们的交谊。这诗从用字、琢句乃至命意布局,变尽建安以来五言詩人熟谙的道路。但是比之曹植赠丁仪、沈约寄范云、杜甫赠李白等诗篇,黃庭堅固然字敲句打,作意出奇,却仍未能有效地表达他的┞锋情实感。

  当然,作为一个初创诗门户的艺术大年夜匠,黃庭堅的诗实在不是每篇都如许僵硬的。当他遭到真情实境的激起,必然程度上摆脱了决心好奇的习惯时,仍然可以或许写出一些清爽流利的诗篇,像下面的例子。

  投荒萬死鬓毛斑,生入瞿塘滟預關。未到江南先一笑,嶽陽樓上對君山。滿川風雨獨憑欄,绾結湘娥十二鬟。可惜不當湖水面,銀山堆裏看青山。——《雨中登嶽陽樓望君山》癡兒了卻公众事,快閣東西倚晚晴。落木千山天遠大年夜,澄江一道月分明。朱弦已爲佳人絕,青眼聊因美酒橫。萬裏歸船弄長笛,此心吾與白鷗盟。——《登快閣》

  宋诗最初构成反西昆的门户,是由于那时作者如歐陽修、苏舜钦、梅尧臣等的面向实际,以诗共同他们的┞服治斗争,必然程度上反应了人平易近的意愿。黃庭堅论诗说:“诗者,人之脾气也,非强谏诤于庭,愤懑诟于道,怒邻骂座之为也。”又说:“其发为讪谤侵凌,引领以承戈,披襟而受矢,以快一朝之愤者,人皆觉得诗之祸,是掉诗之旨,非诗之过也。”(《书王知载朐山杂咏后》)明显,这是打消了诗歌的┞方斗感化,其成果必定要走上离开实际、单方面寻求艺术技能的道路,偏离了詩文改革活动的标的目标。

人物生平

早年經曆
  黃庭堅,字鲁直,生于宋庆历五年六月十二日(公元1045年7月28日),为洪州分宁(今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人。

  年少便聰穎過人,讀書數遍就可以背誦。他舅舅李常到他家,取架上的書問他,他沒有不知道的。李常很是奇异。以爲他是千裏之才。

  宋皇祐三年(1051年),七歲,作牧童詩:“騎牛遠遠過前村,吹笛風斜隔岸聞,多少長安名利客,機關用盡不如君”。

  宋皇祐四年(1052年),八岁,作诗送人赴举:“万里云程着祖鞭,送君归去玉阶前,若问旧时黃庭堅,谪在人世今八年”

供職京師
  宋治平四年(1067年),黃庭堅考中进士,任汝州叶县县尉。熙宁初插手四京学官的测验。由于应试的文┞仿最优良,担负了国子监传授,留守文彦博以为他有才能,留他继续任教。蘇轼有一次看到他的詩文,觉得他的詩文超凡绝尘,卓然自力于千万詩文当中,世上好久已没有如许的佳作。由此,他的名声开端震动四方。黃庭堅担负太和县知县,以平易治理该县。那时课颁盐焚,其他县都争着占大都,太和县独不如许,县吏们不欢畅,可是该县的老苍生都喜好。

  宋神宗元豐八年(1085年),以秘書省校書郎召入京師。五月黃相出世,後任神宗實錄檢討官,著作佐郎。

  宋元祐元年(1086年),哲宗即位,召黃庭堅为校书郎、《神宗实录》检讨官。

  宋元祐二年(1087年),迁著作佐郎,加集贤校理。《神宗实录》修成后,汲引为起居舍人。遭丁忧。黃庭堅脾气至孝,母親病了一年,他昼夜不雅察色彩,衣不解带,及死,筑室于墓旁守孝,哀伤成疾几近丧命。丧服消弭后,任秘书丞,提点明道官,兼国史编修官。

流寓江漢
  宋绍圣初,黃庭堅出任宣州知州,改知鄂州。章敦、蔡卞与其翅膀以为《神宗实录》多诬告不实之辞,使前修史官都别离居于京城四周遍地以备查问,摘录了千余条内容宣示他们,嗣魅这些没有验证。不久,经院受考查核阅,却都有事实按照,所剩下的只有三十二件事。黃庭堅在《神宗实录》中写有“用铁龙爪治河,有同儿戏”的话,因而起首查问他。黃庭堅答复道:“庭坚那时在北都做官,曾亲眼看到这件事,那时的确如同儿戏。”凡是有所查问,他都照实答复,毫无顾忌,听到的人都奖饰他胆气豪壮。黃庭堅是以被贬为涪州别驾、黔州安设,报复打击他的人还以为他去的是好处所,诬他枉法。后因避支属之嫌,因而移至戎州。黃庭堅对此像没事一样,绝不以贬谪介怀。四川的士子都仰幕他,柔意和他亲近。他讲学不倦,凡经他指导的文┞仿都有可不雅的地方。

老年底年余晖
  宋元符元年(1100年),徽宗即位,起任黃庭堅为监鄂州税,签书宁国军判官、舒州知州,又以受部员外郎召用,他都辞让不就,要求为郡官,得任承平州知州,上任九天就被夺职,主管玉龙不雅。黃庭堅在河北时与赵挺之有些不和,赵挺之在朝,转运判官陈举秉承他的意向,呈上黃庭堅写的《荆南承天院记》,指斥他对灾难光荣,黃庭堅再一次被除名,送到宜州管束。

  宋崇甯二年(1103年),以幸災謗國之罪除名羁管宜州。

  崇宁四年(1105年), 转到永州,黃庭堅未听颁布发表号令就客死在宜州(广西宜山县)贬所,长年六十岁。

  大年夜觀三年(1109年)仲春,門人蘇伯固、蔣湋護其喪歸葬雙井祖茔之西,建炎四年庚戌(1130年)高宗中興,贈直龍圖閣,德祐元年乙亥(1275年)太常寺議谥“文節”。

題鄭防畫夾五首

宋朝黃庭堅

惠崇煙雨歸雁,坐我潇湘洞庭。

欲喚扁舟歸去,故人言是图画。

送王郎

宋朝黃庭堅

酌君以蒲城桑落之酒,泛君以湘累秋菊之英。

贈君以黟川點漆之墨,送君以陽關墮淚之聲。

送範德孺知慶州

宋朝黃庭堅

乃翁知國如知兵,塞垣草木識威名。

敵人開戶玩處女,掩耳不及驚雷霆。

書幽芳亭記

宋朝黃庭堅

  士之才德蓋一國,則曰國士;女之色蓋一國,則曰國色;蘭之喷鼻蓋一國,則曰國喷鼻。自前人知貴蘭,不待楚之逐臣而後貴之也。蘭甚仿佛君子,生于深山薄叢当中,不爲無人而不芳;雪霜淩厲而見殺,來歲不改其性也。是所謂“豹隐無悶,不見是而無悶”者也。蘭雖含喷鼻體潔,平居與蕭艾不殊。清風過之,其喷鼻藹然,在室滿室,在堂滿堂,所謂含章以時發者也。

  然蘭蕙之才德分歧,世罕能別之。予放浪江湖之日久,乃盡知其族。蓋蘭似君子,蕙似士大年夜夫,大年夜概山林中十蕙而一蘭也。《離騷》曰:“予既滋蘭之九畹,又樹蕙之百畝。”是以知不獨今,楚人賤蕙而貴蘭久矣。蘭蕙叢出,莳以砂石則茂,沃以湯茗則芳,是所同也。至其發花,一幹一花而喷鼻有余者蘭,一幹五七花而喷鼻不足者蕙。蕙雖不若蘭,其視椒則遠矣,世論以爲國喷鼻矣。乃曰“當門不克不及不鋤”,山林之士,所以往而不访魅者耶!

和答元明黔南贈別

宋朝黃庭堅

萬裏相看忘逆旅,三聲清淚落離觞。

朝雲旧日攀天夢,夜雨何時對榻涼。

蓦山溪·贈衡陽妓陳湘

宋朝黃庭堅

鴛鴦翡翠,小小思珍偶。眉黛斂秋波,盡湖南、山明水秀。娉娉袅袅,恰近十三余,春未透。花枝瘦。正是愁時候。

尋花載酒。肯落誰人後。只恐遠歸來,綠成陰、青梅如豆。心期得處,每自不由人,長亭柳。君知否。千裏猶回顾。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