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 > 宋朝詩人 > 張孝祥

張孝祥简介

張孝祥 張孝祥(1132年-1169年),字安国,号于湖居士,汉族,简州(今属四川)人,生于明州鄞县。宋朝詞人。著有《于湖集》40卷、《于湖詞》1卷。其才情火速,詞豪宕开朗,气势与蘇轼四周,孝祥“尝慕东坡,每作为詩文,必问门人曰:‘比东坡若何?’” ...〔? 張孝祥的詩文(545篇)張孝祥的名句(17条)

首要成绩


  相较詞作传播之广,張孝祥的詩著名度不高。较之詞作,于湖詩寻求的是另外一种文学境地,韩元吉称之为“清婉而超脱”,他的詩较着受宋詩的气质影响,学杜,学苏,承受江西詩派影响。詩作内容包含对国事的忧怀,对平易近生疾苦的关心和羁旅感怀,此中尤以感怀詩最好,表现了其詩风的清婉超脱,詩意的深隽奇正和詩韵的平实简淡。比方《宵征》中“竹舆出林薄,十里月渐明,光华散草木,凉意浸冠缨”,气势较其詞的英气,詩情主体平淡。


  張孝祥作为南宋初期著名文人,其文体靡所不该,而忧国慨敌的情怀无所不在。客不雅而言,張孝祥的文不如詩,而詩则不如詞。其詞“豪壮典丽”,实在不局限于一种文风,而尤以忠愤悲慨的愛國詞为世所名。
  总不雅張孝祥的愛國詞作,字里行间无一不表达了他对故国的哀思长怀,对北伐华夏的讴称道扬和对委靡国事的感愤悲慨:如《浣溪沙·荆州约马举先登城楼不雅》写“万里华夏烽火北”,表达了对在金人统治下的北中国的记念;《水调歌头·和庞佑父》以“剪烛看吴钩”,“击楫誓中流”,表达北伐抗敌的热忱。他的代表作《六州歌头》“长淮望断”概括了自绍兴订定合同、隆兴元年符离兵败后20余年间的社会状况,对南宋王朝不修边备、不消贤才、实施屈辱求和的┞服策,暗示了极大年夜的愤慨。詞中写道:“闻道华夏遗老,常南望、翠葆霓旌;使行人到此,忠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传闻那时他在建康留守席上赋此詞,张浚读了以后深为感动,为之罢席而去(《说郛》引《朝野遗记》)。清朝陈廷焯《白雨斋詞话》也嗣魅这首詞“淋漓爽利索性,笔饱墨酣,读之令人起舞”,可见其影响之大年夜。
  除却立意鲜明的愛國詞作外,張孝祥的咏怀詞也因其英姿奇气的高雅格调而为人奖饰,此类寫景寄情、因事立意之作,如《念奴娇·离思》《水调歌头·泛湘江》,经过过程对江上“处处风波恶”的描画和对屈原的吊念,表达了本身“天涯流落”和无辜被黜的感伤,模糊而蕴藉的表达了对朝廷的不满,而经过过程笔下描画的旷朗情境,亦揭示了自我襟怀胸怀。这一种经常透露的放旷、广大奔放的人生态度,明显是遭到蘇轼很深的影响,比方《西江月·洞庭》的“世路此刻已惯,此心处处悠然”,《浣溪沙》的“已经是人世不系舟,此心元自不惊鸥,卧看骇浪与天浮”等,在清疏淡远的韵调中隐含着作者在饱受冲击以后的牢骚不服。又如《念奴娇·过洞庭》是乾道二年(1166)因受谗毁罢官后自桂林北归的途中所作。膳绫亲描述“表里俱澄彻”的洞庭湖风景,下阕抒发“肝肺皆冰雪”的高洁襟怀胸怀,被前人推为其詞作中最精采的一首。这类詞作境地清疏空阔,情调苦楚萧飒,固然没有直接写社会实际,但却闪现出了阿谁期间的特别色采。
  除却同国事慎密相干的愛國咏怀詞外,張孝祥的情詞也别具气势。其情詞深婉清丽,情切意深,佳作尤推忖量恋人李氏的几首作品,比方《念奴娇·帆船更起》中,“别岸风烟,孤舟灯火,今夕知何处?不如江月,照伊清夜同去。”面对与爱人被迫别离,他的心里是自责而疾苦的,江月可以随人,而人不如月,不由自主,只能“默想音容,遥怜儿女,自力衡皋暮。” 又揭示了詞人另外一面多情的心里世界。
  張孝祥的才情也能从其顺手拈来的初期寫景小詞中领略十分,这类寫景詞清雅流丽,此中有很多描画临安风景的作品,比方《西江月》中描画西湖春色的“十里轻红自笑,两山浓翠相呼”,或《菩萨蛮》中“吴波细卷东风急,夕阳半落苍烟湿”。临安不但有清雅娟秀的一面,也有富贵热烈的一面,比方《鹧鸪天·春情》中描画的“杏花未遇疏疏雨,杨柳初摇短短风”、“行行又入歌乐里,人在珠帘第几重?” 写出了杭州春日远足盛况,读来仿佛入画境,春意盎然。—— 可见張孝祥詞作不管选材范围,还是表示手法实在不局限一隅。
  传闻張孝祥“平素为詞,何尝著稿,笔酣兴健,瞬息即成,初若不经意,几次究不雅,未有一字无来处……所谓骏发踔厉,寓以詩人句法者也。” (汤衡《张紫微雅詞序》) 由于是仰仗豪情进行创作,所以感情连贯,热忱彭湃,说话流利自然,又能融汇前人詩句而不见砥砺陈迹。 查礼说:“于湖詞声律宏迈,音节振拔,气雄而调雅,意缓而语峭”(《铜鼓书堂遗稿》),正概括了張孝祥詞的根基特点。他写詞也是成心地进修蘇轼,评论者也多觉得二人极其类似,如汤衡说:“自仇池(蘇轼)仙去,能继其轨者,非公其谁与哉?”(《张紫微雅詞序》)
  張孝祥与张元干一路号称南渡初期詞坛双璧。張孝祥詞上承蘇轼,下开辛棄疾愛國詞派的先河,是南宋詞坛豪宕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在詞史上占有比较首要的地位。


  張孝祥文┞仿,在那时就遭到很高的评价,不雅《于湖居士文集》,文集十六至二十卷是他的┞服论、奏议、表里制等。这类文┞仿,用詞精辟,想法独到。较之奏议文,因張孝祥曾两任中书舍人,为天子代言,是以其四六应制文,詞翰爽美,虽是公函,却实在不机械,气质高古,晓畅自然,为时所誉。孝祥所撰游记未几,但所存数篇文字清隽,气质超脱,寫景优良,比方《不雅月记》。

人物生平

少年英偉
  公元1127年,北宋为女真金朝所灭,徽、钦二帝被俘,同年宋高宗赵构在商丘称帝,成立了南宋政权。在南宋小朝廷与金朝长年对峙的风雨当中,产生了苍生大年夜范围南迁出亡的环境。張孝祥之父张祁亦率母领弟出亡移居至明州鄞县(今浙江鄞县)。1132年,張孝祥出世在鄞县的方广寺的僧房中,并在鄞县生活到十三岁。
  由于孝祥伯父张邵因不肯屈膝金朝而被拘禁在彼,而父张祁仅任小官,张家在鄞县又无田产,是以较之于陸遊,朱熹,张元干等出身书喷鼻家世,家道充足的同期间文人景况分歧,張孝祥是在麻烦中成长,如王质在《于湖集序》中所云 “故宋中书舍人奋起萧瑟孤单之乡”。
  公元1144年,张祁举家返乡,但是并没有回故里历阳,而是居于芜湖,芜湖位于長江之南,金人威胁较少。芜湖、于湖二县名字唐后混合,是以張孝祥自号“于湖居士”,指代实际是芜湖,亦足见他对芜湖这一第二故里的深厚豪情。
  張孝祥自幼天资过人,被视为天才兒童,《宋史》称他“讀書一过目成诵”,《宣城张氏信谱传》说他“幼敏悟,书再阅成诵,文┞仿超脱,瞬息千言,出人意表”。公元1147年,張孝祥十六岁,经过过程了乡试,走出了迈向宦途的第一步。十八岁,孝祥在建康从蔡清宇学,二十二岁时,“再举冠里选” (张孝伯《张于湖师长教师集序》)。到二十三岁中状元前,事迹大年夜致如此。作为一个出身”萧瑟孤单“的年轻人,能在同期间文人中脱颖而出,必有非凡的地方,归纳起来,一是才调卓绝,如时人对他的评价“天上张公子,少年不雅国光”(王十朋),其次也有英迈的脾气,“说笑笔墨,如风无踪”(张拭),“当其对劲,詩酒淋漓,醉墨纵横,思飘月外”(楊萬裏)。从这些时人对他的评价中,可见他自少年期间起,便具萧洒俶傥的气质,英伟不羁脾气。

高中狀元
  绍兴二十四年,公元1154年,張孝祥二十三岁,插手廷试。高宗亲身将其擢为第一,居秦桧孙秦埙之上,同榜中进士的有范成大年夜,楊萬裏,虞允文。此次科举测验,本来把握在秦桧手中,由于高宗干预,孝祥才能得中状元。高中狀元一事,改变了他平生命运。登上政治舞台不久,孝祥便站在了主战派一面,一则,他方第不久便上言为嶽飛鸣冤,二则,他在朝堂上对秦桧翅膀曹泳提亲“不答”,这一对主和派鲜明的反对峙场,使得他获咎秦桧一党。桧指使翅膀诬告其父张祁杀嫂谋反,将祁投入监狱,各式熬煎,孝祥是以连累受难,幸而秦桧不久身故,才结束了这段艰巨的期间。

官場生涯
  1154-1159年的五年中,張孝祥官居临安,接连异迁,直至升任为中书舍人,为天子执笔代言,平步青云之态,不免遭人妒忌。汪彻一纸弹劾,使其丢官外任。罢官今后,孝祥回芜湖闲赋两年半,在此期间,金主完颜亮南下,虽无官职,張孝祥仿照还是紧密密切存眷战局改变,并提出抗金策略,致书李显宗,王权等军事将领,据陈计谋。他的老友同年进士虞允文(1110-1174)在采石矶大年夜败金兵,迫使金主完颜亮移师扬州渡江,亮终究被手下叛将所杀,南宋朝廷获得相对的不变—— 听闻此过后,孝祥立即作了一首《水调歌头· 闻采石矶克服》,詞中所呼“我欲乘风去,击楫誓中流!” 表达了他巴望可以或许建功立业,做一番事业的表情。采石战后,他赴建康,谒南宋主战重臣张浚,席上赋《六州歌头》詞,慷慨激愤,张浚为之罢席。其愛國拳拳之心可鉴。
  1162年,孝祥复官,知抚州。1163年,孝宗即位,知平江府,时价宋军遭符离之败,损掉惨痛。1164年,张浚保举孝祥,称其“可负事任”,升迁为中书舍人,迁直学士院,兼都督府参赞军事,领建康留守,固然那时由于军事掉利,朝廷内议和声大年夜起,張孝祥仿照还是对峙本身主战光复华夏的抱负,向孝宗奏议。四月,张浚免除,八月去世。十月,孝祥被夺职知建康府。主战派完全掉败。汤思退指使尹樯弹劾孝祥,孝祥是以第二次在政治生涯上遭到冲击和排挤。固然被冲击重重,可是在无情政治斗争中,張孝祥加倍果断了本身主战的┞服治主张,以为只要能不懈奋斗,就可以成功光复华夏,而一味求和偷安,是不成取的。(插手《承平州学记》)
  1165-1166年,孝祥複官靜江府。1167-1168,孝祥知潭州。1168-1169年三月,知荊南,荊湖北路安撫使。1169年三月,孝祥請祠侍親獲准,回鄉退隱,絕意宦途。
  在十几年的官場生涯中,張孝祥几番起落,究竟没有能实现本身的┞服治抱负,最后黯然分开宦海时的表情是抑郁的,可是他为官期间,很有治才,怀着“恻袒爱平易近之诚恳”,政绩卓著。在抚州时他身先士卒,一人单马与乱兵对峙,洁净爽利的平定了兵乱,分开抚州之时,长者夹道相送。在平江时,他惩办大年夜姓奸商,收缴其米仓,第二年饥荒,用收缴的粮食布施灾平易近;浙东大年夜水,两次上疏请不催两浙积欠,由于他的尽力,朝廷从其所请,使得万千灾平易近得以保存。在建康时,孝祥专心治理水患,为平易近请命,招抚流平易近,措置安妥,足见其才能与气势气派。在潭州时,孝祥存眷稼穑,勤恳公事,善待于平易近,使得“狱事平静,庭无留滞”(《敬简堂记》)。终究在荆州任上,固然不太短短数月,表情对朝廷的掉望而愈发沉郁,孝祥仿照还是效忠职守,加强武备,整修军塞,筑堤防洪,建仓储粮,置万盈仓以储漕运。而在其第二故里芜湖,張孝祥更是捐出本身的三百亩地步为湖,疏通水源,为芜湖开通“水泽地脉”——本日镜湖便可为证。
  縱觀孝祥出守六郡,所至皆有惠政,本著愛平易近之心,能随机应变,做出分歧的┞服策,符合苍生的要求,所以每能創出佳績,遭到人們的恭敬和懷念。

英年早逝
  1169年三月,孝祥返還蕪湖。七月,得急病而逝。卒年三十八歲。英年早逝,殊讓人爲之歎息。對于其死因,據周到《齊東野語》:以當暑送虞雍公(虞允文),飲蕪湖舟中,中暑卒。
  張孝祥的死是让人不测的,孝宗有效才不尽的感喟,他的老友,张浚之子,著名理学家张拭更是记念,著文以悼之曰:
  嗟呼!如君而止斯耶?其英邁豪特之氣,其複可得耶?其如長江,巨河奔逸洶湧,渺然無際,而獨不見其東彙溟渤之時耶?又如骅骝,綠耳追風絕塵,一日千裏,而獨不見其日暮銳駕之所耶?此拭所以痛之深,惜之至,而哭之悲也。
  孝祥死後葬于建康上元縣鍾山之清國寺。今墓存于南京江浦老山。

湖湘以竹車激水粳稻如雲書此能仁院壁

宋朝張孝祥

象龍喚不應,竹龍起行雨。

聯綿十車輻,伊軋百舟橹。

水調歌頭·金山觀月

宋朝張孝祥

山河自雄麗,風露與高寒。寄聲月姊,借我玉鑒此中看。幽壑魚龍悲嘯,倒影星斗搖動,海氣夜漫漫。湧起白銀阙,危駐紫金山。

表獨立,飛霞佩,切雲冠。漱冰濯雪,眇視萬裏一毫端。回顾三山何處,聞道群仙笑我,要我欲俱還。揮手從此去,翳鳳更骖鸾。

木蘭花慢·送歸雲去雁

宋朝張孝祥

送歸雲去雁,淡寒采滿溪樓。正佩解湘腰,钗孤楚鬓,鸾鑒分收。凝情望行處路,但疏煼趁樹織離憂。只有樓前流水,伴人清淚長流。

霜華夜永逼衾裯,喚誰護衣篝?今粉館重來,芳塵未掃,爭見嬉遊!情知悶來殢酒,奈回腸不醉只添愁。脈脈無言竟日,斷魂雙鹜南州。

水調歌頭·過嶽陽樓作

宋朝張孝祥

湖海倦遊客,江漢有歸舟。西風千裏,送我今夜嶽陽樓。日落君山雲氣,春到沅湘草木,遠思渺難收。徙倚欄杆久,缺月挂簾鈎。

雄三楚,吞七澤,隘九州。人間好處,何處更似此樓頭。欲吊沈累無所,但有漁兒樵子,哀此寫離憂。回顾叫虞舜,杜若滿芳洲。

轉調二郎神·悶來彈鵲

宋朝張孝祥

悶來彈鵲,又攪碎、一簾花影。漫試著春衫,還思纖手,熏徹金猊燼冷。動是愁端若何向,但怪得、新來多病。嗟舊日沈腰,此刻潘鬓,怎堪臨鏡?

重省。別時淚濕,羅衣猶凝。料爲我厭厭,日高慵起,長托春酲未醒。雁足不來,馬蹄難駐,門掩一庭芳景。空伫立,盡日闌幹倚遍,晝長人靜。

木蘭花慢·紫箫吹散後

宋朝張孝祥

青鸾送碧雲句,道霞扃霧鎖不堪憂。情與文梭共織,怨隨宮葉同流。

擬把菱花一半,試尋高價皇州。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