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文 > 關于寫人的古詩

寫人

共收錄〔679〕首關于寫人的古詩

本页收录的有关寫人的古诗/代表作品按照热度排序,经过过程这些寫人古詩詞的先容可以体味詩詞名家的诗风。若是您也有喜好的有关寫人的古詩詞,欢迎分享。

信陵君竊符救趙

兩漢司馬遷

  魏公子無忌者,魏昭王少子,而魏安釐王異母弟也。昭王薨,安釐王即位,封公子爲信陵君。

  公子爲人,仁而下士,士無賢不肖,皆謙而禮交之,不敢以其富貴驕士。士以此方數千裏爭往歸之,致门客三千。當是時,諸侯以公子賢,多客,不敢加兵謀魏十余年。

張衡傳

南北朝範晔

  張衡字平子,南陽西鄂人也。衡少善屬文,遊于三輔,因入京師,觀太學,遂通五經,貫六藝。雖才高于世,而無驕尚之情。常從容淡靜,不好交代俗人。永元中,舉孝廉不可,連辟公府不就。時全国承常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衡乃擬班固《兩都》作《二京賦》,因以諷谏。精思傅會,十年乃成。大年夜將軍鄧骘奇其才,累召不應。

  張衡字平子,南陽西鄂(è)人也。衡少善屬文,遊于三輔,因入京師,觀太學,遂通五經,貫六藝。雖才高于世,而無驕尚之情。常從容淡靜,不好交代俗人。永元中,舉孝廉不可,連辟公府不就。時全国承常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衡乃擬班固《兩都》作《二京賦》,因以諷谏。精思傅會,十年乃成。大年夜將軍鄧骘奇其才,累召不應。

離騷

先秦屈原

帝高陽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

攝提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

燭之武退秦師

先秦左丘明

  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于晉,且貳于楚也。晉軍函陵,秦軍氾南。

  佚之狐言于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爲也已。”公曰:“吾不克不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晦气焉!”許之。

孔雀東南飛

兩漢佚名

  漢末建安中,廬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劉氏,爲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聞之,亦自缢于庭樹。時人傷之,爲詩雲爾。

  孔雀東南飛,五里一盘桓。

蘇武傳(節選)

兩漢班固

  武字子卿,少以父任,兄弟並爲郎,稍遷至栘中廄監。時漢連伐胡,數通使相窺觀。匈奴留漢使郭吉、路充國等前後十余輩,匈奴使來,漢亦留之以相當。天漢元年,且鞮侯單于初立,恐漢襲之,乃曰:「漢天子我丈人行也。」盡歸漢使路充國等。武帝嘉其義,乃遣武以中郎將使持節送匈奴使留在漢者,因厚賂單于,答其善意。

  武與副中郎將張勝及假吏常惠等募士标兵百余人俱。既至匈奴,置幣遺單于;單于益驕,非漢所望也。方欲發使送武等,會缑王與長水虞常等謀反匈奴中。缑王者,昆邪王姊子也,與昆邪王俱降漢,後隨浞野侯沒胡中,及衛律所將矫魅者,陰相與謀,劫單于呐氏歸漢。會武等至匈奴。虞常在漢時,素與副張勝相知,私候勝曰:「聞漢天子甚怨衛律,常能爲漢伏弩射殺之,吾母與弟在漢,幸蒙其賞賜。」張勝許之,以貨物與常。後月余,單于出獵,獨阏氏子弟在。虞常等七十余人欲發,其一人夜亡告之。單于子弟發兵與戰,缑王等皆死,虞常生得。

廉頗蔺相如列傳(節選)

兩漢司馬遷

  廉頗者,趙之良將也。趙惠文王十六年,廉頗爲趙將,伐齊,大年夜破之,取陽晉,拜爲上卿,以勇氣聞于諸侯。蔺相如者,趙人也,爲趙宦者令缪賢舍人。

  趙惠文王時,得楚和氏璧。秦昭王聞之,令人遺趙王書,願以十五城請易璧。趙王與大年夜將軍廉頗諸大年夜臣謀:欲予秦,秦城恐不成得,徒見欺;欲勿予,即患秦兵之來。計未定,求人可使報秦者,未得。宦者令缪賢曰:“臣舍人蔺相如可使。”王問:“何故知之?”對曰:“臣嘗有罪,竊計欲亡走燕,臣舍人相如止臣,曰:‘君何故知燕王?’臣語曰:‘臣嘗從大年夜王與燕王會境上,燕王私握臣手,曰“願結友”。以此知之,故欲往。’相如謂臣曰:‘夫趙強而燕弱,而君幸于趙王,故燕王欲結于君。今君乃亡趙走燕,燕畏趙,其勢必不敢留君,而束君歸趙矣。君不如肉袒伏斧質請罪,則幸得脫矣。’臣從其計,大年夜王亦幸赦臣。臣竊以爲其人勇士,有智謀,宜可使。”因而王召見,問蔺相如曰:“秦王以十五城請易寡人之璧,可予不?”相如曰:“秦強而趙弱,不成不許。”王曰:“取吾璧,不予我城,何如?”相如曰:“秦以城求璧而趙不許,曲在趙。趙予璧而秦不予趙城,曲在秦。均之二策,甯許以負秦曲。”王曰:“誰可使者?”相如曰:“王必無人,臣願奉璧往使。城入趙而璧留秦;城不入,臣請完璧歸趙。”趙王因而遂遣相如奉璧西入秦。

題春江漁父圖

元朝楊維桢

一片彼苍白鹭前,桃花水泛住家船。

呼兒去換城中酒,新得槎頭縮項鯿。

釣雪亭

宋朝姜夔

闌幹風冷雪漫漫,难熬無人把釣竿。

時有官船橋畔過,白鷗飛去落前灘。

念奴嬌·天丁大怒

金朝完顔亮

玉龍酣戰,鱗甲滿天飄落。

雪中偶題

唐朝鄭谷

亂飄僧舍茶煙濕,密灑歌樓酒力微。

江上晚來堪畫處,漁人披得一蓑歸。

怨詞

兩漢王昭君

秋木萋萋,其葉萎黃,有鳥處山,集于苞桑。

養育毛羽,形容生光,既得行雲,上遊曲房。

早春行

唐朝王維

紫梅發初遍,黃鳥歌猶澀。

誰家折楊女,弄春如不及。

送江陵薛侯入觐序

明朝袁宏道

  當薛侯之初令也,珰而虎者,張甚。郡邑之良,泣而就逮。侯少年甫任事,人皆爲侯危。侯笑曰:“不然。此蒙莊氏所謂養虎者也。猝饑則噬人,而猝飽必且負嵎。吾饑之使不至怒;而飽之使不至驕,政在我矣。”已而果就約。至他郡邑,暴橫甚,荊則招之亦不至。

  而是時適有播酋之變。部使者檄下如雨,計畝而誅,計丁而夫。耕者哭于田,驿者哭于郵。而荊之去川也迩。沮水之余,被江而下,惴惴若不克不及一日處。侯谕长者曰:“是釜中魚,何能爲?”戒一切勿囂。且曰,“何如故一小逆疲吾赤子!”諸征調皆緩其議,未幾果平。

送淩侍郎還宣州

宋朝晏殊

日南藩郡古宣城,碧落神仙擁使旌。

津吏戒船東下穩,縣僚負弩晝歸榮。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