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文 > 關于寫景的古詩

寫景

共收錄〔1943〕首關于寫景的古詩

本页收录的有关寫景的古诗/代表作品按照热度排序,经过过程这些寫景古詩詞的先容可以体味詩詞名家的诗风。若是您也有喜好的有关寫景的古詩詞,欢迎分享。

黃河泛舟

清朝羅元琦

洪波舣楫泛中流,凫淑鷗汀攬勝遊。

數點漁舟歌欸乃,詩情恍在白蘋洲。

遊褒禅山記

宋朝王安石

  褒禅山亦謂之華山,唐浮圖慧褒始舍于其址,而卒葬之;以故其後名之曰“褒禅”。今所謂慧空禅院者,褒之廬冢也。距其院東五裏,所謂華岩穴者,以其乃華山之陽名之也。距洞百余步,有碑仆道,其文漫滅,獨其爲文猶可識曰“花山”。今言“華”如“華實”之“華”者,蓋音謬也。

  其下平曠,有泉側出,而記遊者甚衆,所謂前洞也。由山以上五六裏,有穴窈然,入之甚寒,問其深,則其好遊者不克不及窮也,謂之後洞。余與四人擁火以入,入之愈深,其進愈難,而其見愈奇。有怠而欲出者,曰:“不出,火且盡。”遂與之俱出。蓋余所至,比好遊者尚不克不及十一,然視其摆布,來而記之者已少。蓋其又深,則其至又加少矣。方是時,余之力尚足以入,火尚足以明也。既其出,則或咎其欲出者,而余亦悔其隨之,而不得極夫遊之樂也。

遊褒禅山記

宋朝王安石

  褒禅山亦謂之華山,唐浮圖慧褒始舍于其址,而卒葬之;以故其後名之曰“褒禅”。今所謂慧空禅院者,褒之廬冢也。距其院東五裏,所謂華岩穴者,以其乃華山之陽名之也。距洞百余步,有碑仆道,其文漫滅,獨其爲文猶可識曰“花山”。今言“華”如“華實”之“華”者,蓋音謬也。

  其下平曠,有泉側出,而記遊者甚衆,所謂前洞也。由山以上五六裏,有穴窈然,入之甚寒,問其深,則其好遊者不克不及窮也,謂之後洞。余與四人擁火以入,入之愈深,其進愈難,而其見愈奇。有怠而欲出者,曰:“不出,火且盡。”遂與之俱出。蓋余所至,比好遊者尚不克不及十一,然視其摆布,來而記之者已少。蓋其又深,則其至又加少矣。方是時,余之力尚足以入,火尚足以明也。既其出,則或咎其欲出者,而余亦悔其隨之,而不得極夫遊之樂也。

壽陽曲·遠浦帆歸

元朝馬致遠

夕陽下,酒旆閑,兩三航不曾著岸。落花水喷鼻草屋晚,斷橋頭賣魚人散。

山中與裴秀才迪書

唐朝王維

  近臘月下,景氣和暢,故山殊可過。足下方溫經,猥不敢相煩,辄便往山中,憩感配寺,與山僧飯訖而去。

  北涉玄灞,清月映郭。夜登華子岡,辋水淪漣,與月上下。寒山遠火,明滅林外。深巷寒犬,吠聲如豹。村墟夜舂,複與疏鍾相間。此時獨坐,僮仆靜默,多思畴昔,攜手賦詩,步仄徑,臨清流也。

雲中至日

清朝朱彜尊

去歲山川缙雲嶺,本年雨雪白登台。

可憐日至長爲客,何意天涯數舉杯。

滿江紅·餞鄭衡州厚卿席上再賦

宋朝辛棄疾

稼軒居士花下與鄭使君惜別醉賦,侍者飛卿受命書。

莫折荼蘼,且留取、一分春色。還記得青梅如豆,共伊同摘。少日對花渾醉夢,而今醒眼看風月。恨牡丹笑我倚東風,頭如雪。

沁園春·長沙

近現代毛澤東

獨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頭。

看萬山紅遍,層林盡染;漫江碧透,百舸爭流。

虞佳丽 浙江舟中作

元朝趙孟頫

潮生潮落何時了。斷送行人老。消沈萬古意無窮。盡在長空、淡淡鳥飛中。

海門幾點青山小。望極煙波渺。何當駕我以長風。便欲乘桴、浮到日華東。

初夏即事

宋朝王安石

石梁茅舍有彎碕,流水濺濺度兩陂。(度兩陂一作:度西陂)

晴日暖風生麥氣,綠陰幽草勝花時。

書李世南所畫秋景二首

宋朝蘇轼

野水參差落漲痕,疏林欹倒出霜根。

扁舟一棹歸何處?家在江南黃葉村。

李思訓畫長江絕島圖

宋朝蘇轼

山蒼蒼,水茫茫,大年夜孤小孤江中心。

崖崩路絕猿鳥去,唯有喬木攙天長。

漁父·浪花成心千裏雪

五代李煜

浪花成心千裏雪,桃花無言一隊春。一壺酒,一竿身,欢愉如侬有幾人。

清平樂·畫堂晨起

唐朝李白

畫堂晨起,來報雪花墜。高卷簾栊看佳瑞,皓色遠迷庭砌。

盛氣光引爐煙,素草寒生玉佩。應是天仙狂醉,亂把白雲揉碎。

雪後晚晴四山皆青惟東山全白賦最愛東山晴後雪二絕句

宋朝楊萬裏

只知逐勝忽忘寒,小立春風夕照間。

最愛東山晴後雪,軟紅光裏湧銀山。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