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 > 宋朝詩人 > 周邦彥

周邦彥简介

周邦彥 周邦彥(1056年-1121年),中国北宋末期著名的词人,字美成,号清真居士,汉族,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历官太学正、庐州传授、知溧水县等。徽宗时为徽猷阁待制,提举大年夜晟府。精通乐律,曾创作很多新词调。作品多写闺情、羁旅,也有詠物之作。格律谨慎。说话典丽精雅。长调尤善铺叙。为后来格律派词人所宗。旧时词论称他为“词家之冠”。有《清真集》传世。 ...〔? 周邦彥的詩文(286篇)周邦彥的名句(48条)

轶事典故

  周邦彥是北宋著名的美男词人,他与那时的青楼花魁李师师来往紧密密切。

  有一次,宋徽宗生了点小病,李师师觉得他不会来了,就暗暗地约了周邦彥。哪知道周邦彥刚到不久,宋徽宗就来了。情急之下,周邦彥从速钻到床下躲了起来。

  宋徽宗特地给李师师带来了江南新进贡的鲜橙,李师师亲手剥了鲜橙二人分食。三更时分,宋徽宗要回宫了,李师师还叮咛他说“已三更了,马滑霜浓,你要谨慎了。”这一切,都被躲在床下的周邦彥看见听到了。

  宋徽宗走了今后,周邦彥钻出来,乘兴把他听到的写成了一首《少年游·并刀如水》:

  並刀如水,吳鹽勝雪,纖指破新橙。錦幄初溫,獸煙不斷,相對坐調笙。

  低聲問:向誰行宿?城上已三更。馬滑霜濃,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这首词将他同李师师求欢的表情比作露水,心像刀割,在雪压城门之际恨不克不及“胜”徽宗,看着李师师的纤指剥去橙子皮而无言面对实际的残暴,只求能在师师的“锦幄”下求的一时“初温”,情感绵绵,对面坐下听师师操琴弄弦。暗暗地发问:晚上住哪儿?援引李师师对徽宗说过的话“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借指李师师的意图是打发徽宗归去,因而在徽宗“休去”后,才得来这“少人行”的绝好相会机会。赞师师的机灵。李师师很喜好,笑纳了。天将拂晓,周邦彥才独自仓促归去。(还有一种说法《少年游·并刀如水》中的譯文是:路滑霜浓,很少有人行走,不如就别走了吧。这里是挽留徽宗“休去”。)

  谁知有一次在与宋徽宗云雨以后,李师师竟然忘情地把《少年游》这首词当着徽宗的面唱了出来,宋徽宗一听,就大白那天在李师师家的事被人知道了。他问李师师填词的人是谁。李师师不敢隐瞒,说是周邦彥。因而,第二天,宋徽宗就命令把周邦彥贬出京城。

  宋徽宗又去李师师家的时辰,李师师不在。过了一会儿,李师师回来了,但眼睛红红的,明显是哭过了。宋徽宗问她去了哪里,李师师说送人去了。宋徽宗顿时问她,是不是是送周邦彥去了。李师师点点头。宋徽宗问:“他又写了甚么器材没有?”李师师说填了一首《兰陵王·柳》。宋徽宗让她唱来听,李师师就唱道:

  柳陰直,煙裏絲絲弄碧。隋堤上,曾見幾番,拂水飄綿送行色。登臨望故國。誰識,京華倦客?長亭路,年來歲去,應折柔條過千尺。

  閑尋舊蹤迹。又酒趁哀弦,燈照離席。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風快,半篙波暖,回頭迢遞便數驿,望人在天北。

  淒恻,恨堆積。漸別浦萦回,津堠沉着。斜陽冉冉春無極。念月榭攜手,露橋聞笛。沈思前事,似夢裏,淚暗滴。

  宋徽宗听了今后,感觉周邦彥确切是小我才,就赦免了他,还让他做了专管乐舞的大年夜晟府提举。

首要成绩

作品風格
  周邦彥是婉約词之集大年夜成者,担当前人,接收提炼,发扬光大年夜,为婉約词的成长作出了进献。“北宋婉約作家,周最晚出,熏沐往哲,涵泳时贤,集其大年夜成”(唐圭璋《唐宋词鉴赏詞典.媒介》)。周邦彥创出整饬字句的格律派之风,使婉約词在艺术上走向岑岭。周邦彥固然初期也有潦倒驰驱之日,但宦途一向处于上升状况,慢慢做到知府,直至成为宋徽宗设立的大年夜晟府的“音乐官员”,上宠下捧,过着舒适的“专业创作”生活;虽生逢北宋之末,但国度幻灭的惨变产生在其身后。身为婉約词人的他,词的内容既被蘇轼翻新到极致,他必定要在艺术技能上出奇制胜。他本人精音乐,又弄过“专业创作”,是以能精雕细琢,研音炼字,在审订词调方面做了很多紧密的┞符理工作,扩大了音乐范畴,在填词技能上有很多新创举。他更能本身度曲,创作发现了《六丑》等新词牌。总之,他担当了柳永、秦觀等人成绩,开了格律词派的先河,为词的艺术情势作出了进献。周邦彥词在艺术技能上确切超出超越一筹。畴昔、此刻、将来的气象订交叉,技法多变却又前后照顾,布局周到而又委宛盘曲。周邦彥词中呈现的沉郁清愁,遂以写标致的愁闷使心灵获得一种奥妙的愉悦。这些作品中流露的哀伤,用雅丽的词句摆列组合着,构成一股活动的淡淡愁绪,绝不过激,就如低度美酒,让人微醉,但又不致激动听的神思。这类似雨馀粘地的情絮,当然揣摩出高深的技能,但要将思想豪情提升到一个高度,倒是一个障碍,所今后众人眼中只见其格律华丽,少谈其思想内容,是必定的——大年夜概,他的清愁沉郁只是其出色情势赖以建立的手段罢了!

  “水面清圆,逐一风荷举”,周邦彥这一名句正形象地说了然他本身的词风——疏荷小立的一份“清圆”意味。但是,他身处的期间,是北宋末年,国力弱弱,内忧外困,在上者昏庸,鄙人者抗争,在外者犯境:周邦彥死前一年,方腊起义;身后六年,宋徽宗被俘,北宋灭亡。可以说,曾持久担负要员的周邦彥是国度衰亡的见证者,但本应十分敏感的词人却于季世沉醉在“清圆”的安闲落拓中。

藝術貢獻
  周邦彥的词作,内容不过乎男女爱情、别愁离恨、人生哀怨等传统题材,反应的社会生活面不敷宽广广大奔放。他的成绩首要在于兼收并蓄,博采诸家之所长,又摒弃它们的短处,指导词的创作慢慢走上富艳精工的道路。在他的词中,既有溫庭筠的秾丽,韋莊的清艳,又有冯延巳的缠绵、李后主的深婉,也有晏殊的蕴藉和歐陽修的秀逸。至于柳永的铺叙绵密乃至是淫冶恻艳和蘇轼的清旷豪达,我们都能窥知一二。同时,对婉約词和豪宕词的某些错误谬误,他也尽可能避免。是以,周邦彥的词深得后人赞美,并产生了遍及的影响。

  促进词体声律模式的进一步规范化、紧密化在北宋,以蘇轼为代表的词风在大年夜力开辟词的表示范畴的同时,又经常成为“曲子中缚不住者”,表示出作为文字作品的词与音乐逐步分手的趋势。而周邦彥倒是朝另外一个标的目标成长,极端重视词与音乐的共同,使词的声律模式进一步规范化、紧密化。应当说两种标的目标各有其成绩。在任大年夜晟府提举时,周邦彥以他的乐律常识并接收平易近间乐工曲师的经验,汇集和核定了前代与那时风行的八十多种词调,肯定了各词调中每个字的四声,连同为仄声的上、去、入都不容混用,并创制了《六丑》、《华胥引》、《花犯》、《隔浦莲近拍》等很多新调。他所作的词,格律自然是十分严谨,如《绕佛阁·暗尘四敛》的双拽头:暗尘四敛,楼不雅迥出,高映孤馆。清漏将短,厌闻夜久签声动书幔。桂华又满,漫步露草,偏疼幽远。花气清婉,望中迤逦城阴度河岸。词中“敛”字上、去通读,“迥”、“动”、“迤”三字阳上作去,“出”清入作上,如许每个字都合四声,读来抑扬改变而调和委宛,绝无吐音不顺而显得拗口的处所。这类词本身即富有音乐美,同乐曲可以或许完美共同。所以,那时上至贵族、文士,下至乐工、歌女,都爱唱周邦彥的词。

  其次,周邦彥的词极讲究“章法”即整篇布局自柳永以来,作长调的人多了起来。但这类词篇幅长,布局的讲究很操心思。而很多人写长调时,或是中间填上些丽藻充数,或前紧后松,或为了一两句佳句而对付成篇。在这方面,柳永的好处在长于层次分明地展开铺叙,蘇轼的好处在以奔放的情感一脉贯串,而周邦彥要比他们更讲究章法,能精心肠把一首词写得有张有弛,盘曲回环。如《兰陵王·柳》,这首词三叠三换头,声韵格律极复杂;而周邦彥写来十分工稳妥切,所以尤其乐工所爱。据毛开《樵隐笔录》称,直到南宋初,还“都下贱行”,“西楼南瓦皆歌之,谓之‘渭城三叠’。”其内容只是写客中送別,抒发倦游之情和惜别之情,而层次放置极富匠心。第一节由眼前之景引出回想,再转回本身,点明送別主题,接着又翻回到屡屡折柳送客的往事,开阖改变之间,写足了客居京华的百无聊赖;第二节起笔宕开,追思旧游,很快以“又”字接上昨夜别宴场景,感喟故人故交又少一人,然后借想象写伴侣离去、彼此在相隔中相望的景象;第三节以二个短句开端,在急促的节拍中涌出一腔哀怨,随后节拍放慢,描画离舟去后夕阳日暮,本身犹盘桓不忍去的景象,再展开旧日温馨友情的追思,最后用“泪暗滴”的实际收束。这类几次回环、层层衬着的┞仿法,就像中国的古典园林艺术,盘曲改变,避免了一览无余的弊端。在周词中,如《瑞龙吟·章台路》、《六丑·蔷薇谢后作》等很多长调词,大年夜抵都有如许的特点。

  再有,周邦彥词十分重视说话的锤炼,做到既浑成自然,又精美工巧这表示在好几个方面:

  一是他长于化用典故和前人詞句,能把它們熔化在全篇中,顯得天衣無縫,不留陈迹,所以張炎在《詞源》中說他“长于熔化詩句”,“采唐詩,熔化如本身者,乃其所長”。這種例子很多,乃至像《西河·金陵懷古》隱括了劉禹錫《石頭城》、《烏衣巷》兩首七絕和古樂府《石城樂》,卻也寫得很是完全流貫,沒有讓人覺突兀不自然的处所。

  二是他在长于運用典雅語言的同時,也长于運用淺俗的口語和平易近間倜魅語,如《萬裏春》:
  千紅萬翠,簇定清明天氣。爲憐他、種種清喷鼻,好難爲不醉。
  我愛深如你,我心在、個人心裏。便相看、老卻春風,莫無些歡意。
  而最可贵的,是周邦彥不管用雅语还是鄙谚,都可以或许化雅为俗,化俗为雅,使它们在一首词中融为一个整体,不显得突出碍眼。

  三是他對事物的觀察很細膩,對意象的選擇很講究,所以語言的表現力很強,如《蘇幕遮·燎沈喷鼻》膳绫勤:
  燎沈喷鼻,消溽暑。鳥雀呼晴,侵曉窺檐語。葉上初陽幹宿雨,水面清圓,逐一風荷舉。

  后三句历来受人推许,由于它逼真地描摹出了雨后初晴的凌晨荷叶在水面迎风耸立那种动态的、疏朗而秀拔的风韵。“逐一风荷举”读起来是很浅的句子,实际每个字颠末端细心的考虑。再如《玉楼春·桃溪不作安闲住》中“烟中列岫青无数,雁背落日红欲暮”,在色采的衬着和空间的布列上,可谓极工整精美。总之,周邦彥的词固然说在题材和感情内涵方面没有供给更多的新器材,但在艺术情势、技能方面都可谓北宋词的又一个集大年夜成者,为后人供给了很多经验。是以,南宋今后的姜夔、张炎、周到、吳文英等人都十分推许周邦彥,有人乃至称他为“二百年来以乐府独步”(陈郁《藏一话腴》)。直到清朝的常州词派,还奉他为词之“集大年夜成者”,以为学词的最高境地,就是达到他的“浑化”(周济《宋四家词选序》)。就连近代学者王国维,也把周邦彥比作“词中老杜”(《清真师长教师遗事》)。这申明在词的艺术情势和说话技能上,周邦彥确有超卓的进献与深远的影响。

人物生平

  周邦彥神宗时为太学生,因称道新法被擢为太学正,累官庐州传授、知溧水县等。他少年期间个性比较分散,但相当喜好讀書,宋神宗时,他写了一篇《汴都赋》,赞美新法,徽宗时为徽猷阁待制,提举大年夜晟府。周邦彥晚年与蔡京同党刘昺(注 此字上日下丙 音bǐng) 过从甚密名节有污。精通乐律,曾创作很多新词调。作品多写闺情、羁旅,也有詠物之作。格律谨慎,说话曲丽精雅。长调尤善铺叙。为后来格律派词人所宗。旧时词论称他为“词家之冠”“词中老杜”。有《清真居士集》,后人改名为《片玉集》。

  历官太学正,国子主簿,徽猷阁待制,提举大年夜晟府(办理音乐的机构)。詩詞文赋,无所不擅。但为词名所掩,詩文多寥落不传。此中《汴都赋》为成名之作,长7000字,传播至今。古体诗《天赐白》、《过羊角哀左伯桃墓》风骨凛然,绝无绮罗喷鼻泽之气。周邦彥被公以为是“负一代词名”的词人,在宋朝影响甚大年夜。邦彦词多写男女爱情,詠物懷古,羁观光役,内容较窄,境地不高。但在艺术创意上可谓大年夜家,其词长于铺叙,即在寫景抒怀中渗透述事,造成另外一境地,构成盘曲回环,开阖动荡,抑扬抑扬之势,成长了柳永、张先的慢词。加上说话工丽,多用典故,构成了浑厚、典雅、周到的艺术气势。代表作如:〔少年游〕“并刀如水”,在寥寥51字中,不单写故事,重现那时的境地,并且写对话,如见词中之人,且闻其语,活泼地描摹出人物的脾气、心态,在词中实为独创。另外一首〔少年游〕“朝云漠漠散轻丝”,写得更妙。一首小令写了两个故事,中间只用“而今丽日明金屋”一句联起来,将膳绫亲的追思爱情与下阕的共同生活、金屋藏娇两种境地进行了比较,感受追思两个故事中的同一种情调:相聚不如相思,苦口婆心。另如长调〔花犯〕“粉墙低”,跳跃盘曲,照顾、收放、开合,十分讲究;〔过秦楼〕“水浴清蟾”,将时候、地址、人物、豪情变换数次,构玉成部事务、人物豪情成长的脉络;〔兰陵王〕《柳》,把将离之情,既去之思,居者与行者,宿恨与新愁,人和物,情和境,浑然融为一气。邦彦词乐律严整,格调精工,多创新调。是以他被尊为婉約派的集大年夜成者和格律派的初创人,开南宋姜夔、吳文英格律词派先河。周邦彥的集子有杨泽平易近、方千里、陈允平三家和词,今存《片玉词》10卷,《彊邨丛书》本;还有《清真集》2卷,集外词1卷,《四印斋所刻词》本。

  周邦彥名字取自《诗经》的《国风·郑风·羔裘》“邦之彦兮”,譯为国度有才调的人。王国维《人世词话》称:“美成深远之致,不及欧、秦,唯言情体物,穷极工巧,故不掉为第一流之作者,但恨创调之才多,创意之才少耳。”可见其也是一名很有才学的人。

三部樂·商調梅雪

宋朝周邦彥

浮玉飛瓊,向邃館靜軒,倍增清絕。夜窗垂練,何用交光亮月。近聞道、官閣多梅,趁幽喷鼻未遠,凍蕊初發。倩誰摘取,寄贈恋人桃葉。

回文近傳錦字,道爲君瘦損,是人都說。祅知染紅著手,膠梳黏發。轉考虑、鎮長墮睫。都只爲、情深意切。欲報消息,無一句、堪愈愁結。

菩薩蠻·梅雪

宋朝周邦彥

銀河宛轉三千曲。浴凫飛鹭澄波綠。何處是歸舟。夕陽江上樓。

天憎梅浪發。故下封枝雪。深院卷簾看。應憐江上寒。

紅林檎近·風雪驚初霁

宋朝周邦彥

風雪驚初霁,水鄉增暮寒。樹杪墮飛羽,檐牙挂琅玕。才喜門堆巷積,可惜迤逦銷殘。漸看低竹翩翻。清池漲微瀾。

步屐晴正好,宴席晚方歡。梅花耐冷,亭亭來入冰盤。對前山橫素,愁雲變色,放杯同覓高處看。

夜飛鵲·河橋送人處

宋朝周邦彥

河橋送人處,涼夜何其。斜月遠墮余輝。銅盤燭淚已流盡,霏霏涼露沾衣。相將散離會,探風前津鼓,樹杪參旗。華骢會意,縱揚鞭、亦自行遲。

迢遞路回清野,人語漸無聞,空帶愁歸。何意重紅滿地,遺钿不見,斜迳都迷。兔葵燕麥,向殘陽、欲與人齊。但盘桓班草,唏嘘酹酒,極望天西。(紅滿地一作:經前地斜迳一作:斜徑)

尉遲杯·離恨

宋朝周邦彥

隋堤路。漸日晚、密霭生深樹。陰陰淡月籠沙,還宿河橋深處。無情畫舸,都不管、煙波隔前浦。等行人、醉擁重衾,載將離恨歸去。

因思舊客京華,長偎傍疏林,小檻歡聚。冶葉倡條俱相識,仍慣見、珠歌翠舞。此刻向、漁村水驿,夜如歲、焚喷鼻獨自語。有何人、念我無聊,夢魂凝想鴛侶。

尉遲杯·離恨

宋朝周邦彥

隋堤路。漸日晚、密霭生深樹。陰陰淡月籠沙,還宿河橋深處。無情畫舸,都不管、煙波隔前浦。等行人、醉擁重衾,載將離恨歸去。

因思舊客京華,長偎傍疏林,小檻歡聚。冶葉倡條俱相識,仍慣見、珠歌翠舞。此刻向、漁村水驿,夜如歲、焚喷鼻獨自語。有何人、念我無聊,夢魂凝想鴛侶。

xxfse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