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詩人 > 清朝詩人 > 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简介

納蘭性德 納蘭性德(1655-1685),满洲人,字容若,号楞伽蓬菖人,清朝最著名词人之一。其詩詞“纳兰词”在清朝乃至全部中国词坛上都享有很高的名誉,在中国文学史上也占有光华精明的一席。他生活于满汉融应期间,其贵族家庭兴衰具有关联于王朝国事的典型性。虽随从帝王,却神驰经历平平。特别的生活环境布景,加上小我的超逸才调,使其詩詞创作闪现出奇异的个性和鲜明的艺术气势。传播至今的《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金风抽丰悲画扇?轻易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富于意境,是其浩繁代表作之一。 ...〔? 納蘭性德的詩文(218篇)納蘭性德的名句(100条)

人物生平

  納蘭性德生于顺治十一年尾月十二日(公元1655年1月19日),纳兰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收国子监,被祭酒徐文元欣赏,保举给内阁学士徐乾学。十八岁插手顺天府乡试,考及第人。十九岁插手会试中第,成为贡士。康熙十二年因病错过殿试。康熙十五年补殿试,考中第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这一期间的納蘭性德昂扬苦读,拜徐乾学为师。在名师指导下,他于两年中主持编辑了一部儒学汇编——《通志堂经解》,深受天子欣赏,为此后成长奠定根本。他还把本身熟读经史的见闻感悟清算成文,编成四卷《渌水亭杂识》,傍边包含汗青、地理、天文、历算、梵学、音乐、文学、考据等等常识,表示出相当博识的学识和欢愉爱好。

禦前侍衛
  納蘭性德成为进士时年仅二十二岁,康熙爱其才,又因纳兰出身显赫,家族与皇室沾亲带故(纳兰的母親出身爱新觉罗皇族;纳兰的曾祖父金台吉是叶赫部贝勒,其妹孟古格格便是皇太极生母),故被康熙留在身边授三等侍卫,不久后提升为一等侍卫,多次随康熙出巡。还曾奉旨出使梭龙,考查沙俄侵边环境。

寄情詩詞
  作为当朝重臣纳兰明珠的宗子,本来注定荣华富贵,繁花著锦。作为天子身边的,以漂亮威武的武官身份参与风骚斯文的詩文之事。随天子南巡北狩,游历四方,受命参与首要的┞方略窥伺,随皇上唱和詩詞,譯制著述,因称圣意,多次遭到恩赏,是人们恋慕的文武兼备的年少英才,帝王重视的随身近臣,前程无量的达官权贵。

  但作爲詩文藝術的奇才,他淡泊名利,在內心深處厭惡官場的俗气虛僞,雖“身在高門廣廈,常有山澤魚鳥之思”。納蘭平生雖懂騎射好讀書,卻並不克不及在一等侍衛的禦前職位上揮灑滿腔熱情。

  康熙十三年(1674年),納蘭與兩廣總督盧興祖之女盧氏成婚。康熙十六年盧氏難産归天,納蘭的悼亡之音由此破空而起,成爲《飲水詞》中拔地而起的岑岭,後人不克不及超出,連他本身也再難超出。

  納蘭性德24岁时将词作编选成集,名为《侧帽集》,又著《饮水词》。后人将两部词集增遗补缺,共349首,合为《纳兰词》。传世的《纳兰词》在那时社会就享有盛誉,为文人学士高度評價。时人云,“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苦衷几人知?”可见其词的影响力之大年夜。

  納蘭性德交友“皆一时俊异,于世所称落落难合者”,这些不肯落俗之人多为江南平平易近文人,如顾贞不雅、严绳孙、朱彝尊、陈维崧、姜宸英等。納蘭性德对伴侣极其朴拙,不但仗义疏财,并且恭敬他们的风致和才调,如同“平原君门客三千”一样,那时很多想升官发家的名流才子都环绕在他身边,使得其居处渌水亭(今宋庆龄故居内恩波亭)因康熙的御用文人堆积太多而著名。

藏書大年夜家
  納蘭性德平生爱书藏书,从师顾贞不雅、陈维菘、徐乾学,研究经学。曾耗资40万金,编辑宋以来诸儒学经之书,刻为《通志堂经解》1860卷(后代学者何焯编撰有《通志堂经解目次》)。辑有《全唐诗选》。著有《通志堂集》、《饮水词》、《渌水亭杂识》、《大年夜易集仪萃言》、《删补大年夜学义粹言》、《词韵正略》、《陈氏礼记集说补正》等书。晚年笃意于经史、书法、詩文。嘱友人秦松龄、朱彝尊为购求宋元诸家经解,到抄本140余种,环拥古书万卷,建图书馆“通志堂”、“珊瑚阁”,以弹词歌曲、评定字画、鉴藏古籍为乐。藏书印有“珊瑚阁”、“绣佛斋”、“鸳鸯馆”等字。

英年早逝
  納蘭性德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暮春抱病与老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而后一病不起。七往后,于康熙二十四年五月三旬日(公元1685年7月1日)忽但是逝,年仅三十岁(虚龄三十有一)。納蘭性德葬于何处位于海淀区上庄乡上庄村北,皂甲屯西一处台地上。建于清朝顺治三年,总面积约为340亩,坟场分为南寿地、北寿地两个部分,共有宝顶9座,土坟两座。

  納蘭性德墓的宝顶建筑宏大年夜,底座为青石,宝顶中部为汉白玉,雕刻有图案,上部为三合土夯实的半圆顶。纳兰氏家族坟场在清朝根基保存无缺,后多次被盗。1966年“文化大年夜革命”期间,遭到严重粉碎。1970年冬,被完全拆毁。

評價

  顧貞觀:容若天資超逸,悠然塵外,所爲樂府小令,婉麗淒清,使讀者哀樂不知所主,如聽中宵梵呗,先淒惋而後喜悅。
  顧貞觀:容若詞一種淒忱處,令人不克不及卒讀,人言愁,我始欲愁。
  陳維嵩:飲水詞哀感頑豔,得南唐二主之遺。
  周之琦:納蘭容若,南唐李重光後身也。予謂重光天籁也,恐非人力所能及。容若長調多不協律,小令則格高韻遠,極纏綿婉約之致,能使殘唐墜緒,絕而複續,第其风致,殆叔原、方回之亞乎?
  況周頤:容若承平少年,烏衣公子,天禀絕高。適承元、明詞敝,甚欲推尊斯道,一洗雕蟲篆刻之譏。獨惜享年不永,气力未充,未能勝起衰之任。其所爲詞,純任性靈,纖塵不染,甘受和,白受采,進于沈著渾至何難矣。
  王國維: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华夏未染漢人風氣,故能逼真如此,北宋以來,一人罢了!
  陳廷焯:飲水詞措詞淺顯
  容若饮水词,在国初亦推作手,较东白堂词〔佟世南撰,〕似更娴雅。然意境不深厚,措词亦浅近。余所赏者,惟临江仙〔寒柳〕第一阕,及天仙子〔渌水亭秋夜、〕酒泉子〔谢却荼蘼一篇〕三篇耳,余俱平衍。又菩萨蛮云:“杨柳乍如丝。故园春尽时。”亦凄忱,亦闲丽,颇似飞卿语,惜通篇不称。又太常引云:“梦也不分明。又何必催教梦醒。”亦颇凄警,然意境已落第二乘。 《白雨斋词话》

水調歌頭·題西山秋爽圖

清朝納蘭性德

空山梵呗靜,水月影俱沈。悠然一境人外,都不許塵侵。歲晚憶曾遊處,猶記半竿斜照,一抹界疏林。絕頂茅庵裏,老衲┞俘孤吟。

雲中錫,溪頭釣,澗邊琴。此生著幾兩屐,誰識臥遊心?准擬乘風歸去,錯向槐安回顾,何日得投簪。布襪青鞋約,但向畫圖尋。

菩薩蠻·蕭蕭幾葉風兼雨

清朝納蘭性德

蕭蕭幾葉風兼雨,離人偏識長更苦。欹枕數秋季,蟾蜍下早弦。

夜寒驚被薄,淚與燈花落。無處不傷心,輕塵在玉琴。

木蘭花·擬古決絕詞柬友

清朝納蘭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等閑變卻故人心,卻道故人心易變。(一作:卻道故心人易變)

采桑子·九日

清朝納蘭性德

深秋絕塞誰相憶,木葉蕭蕭。鄉路迢迢。六曲屏山和夢遙。佳時倍惜風光別,不爲登高。只覺魂銷。南雁歸時更寂静落寞。

于中好·握手西風淚不幹

清朝納蘭性德

握手西風淚不幹,年來多在別離間。遙知獨聽燈前雨,轉憶同看雪後山。

憑寄┞穁,勸加餐。桂花時節約重還。分明小像沈喷鼻縷,一片傷心欲畫難。

菊花新·用韻送張見陽令江華

清朝納蘭性德

愁絕行人天易暮,行向鹧鸪聲裏住。渺渺洞庭波,木葉下,楚天何處。

折殘楊柳應無數,趁離亭笛聲吹度。有幾個征鴻,相伴也,送君南去。

xxfseo.com